五一文学 > 穿越小说 > 都市之:复兴大明 > 第238章 灵狱秘事
在锦云州泾县的县衙左侧,紧邻一处幽深的所在便是县衙灵狱,此地虽地处偏僻小县,但仍不乏宵小之徒出没,然而谈及重大罪孽之辈在此却是罕有耳闻。故此地牢狱构造简单,牢门仅以普通木材构筑而成,实不堪大力冲击。此刻,囚禁其中的不过是些微不足道的小妖修士,面对值守的十几名狱兵,他们自然无能逃逸。
这一夜,平日寂静无声的灵狱之前悄然现出一道身影。此人审时度势,确认附近无人后,方点燃一枚灵火折向衙门方向示意。不多时,只见蔡昭旭蔡知县率三两名捕快悄然而至,牢门随之由内悄然开启。蔡昭旭低声向先遣者交待了几句,便引领众人踏入牢狱深处,随后牢门再次闭合。
狱门外,一名负责值守的衙役打着呵欠,心中颇感疑惑:“蔡大人今日为何行事这般谨慎,仅仅是查看几位囚犯,竟还需我在此严密监视?唉,这深更半夜还要在这阴森之地守候,真是辛苦异常。幸好如今已入春暖时节,否则这份寒凉委实叫人吃不消。”他一边腹诽不已,一边四下张望,然而眼前只有无尽的黑暗与静谧。
这名驻守狱门的衙役,虽然略通一些低阶武技,终究是个凡夫俗子,丝毫未曾察觉到当自己向东张望之际,已有身影自西面翻上牢狱城墙,顺着坑洼不平的墙顶潜入了灵狱内部。
这灵狱狭小且低矮,以至于吕岸并未使用预先准备的勾索,仅凭自身修为便轻易攀上屋檐。蔡昭旭等人深夜探访此地的一幕,悉数落入了他的眼底,这令吕岸心中的疑虑愈发沉重。原本他欲趁夜暗潜入牢狱探寻夏公子提及的被囚之人,但现在看来,此处似乎隐藏着更为惊人的秘密。于是,吕岸精神高度集中,身形矫健地向着灵狱深处摸去……
身为监察使府的百户修士,吕崖精通探秘之术,他在屋顶穿梭自如的身法更是修炼至登峰造极,因此即便这囚禁着众多修士的囹圄之内守卫森严,却无一人察觉到他的行踪。得益于其超凡的轻灵身法,虽然比起蔡昭旭等人稍迟一步踏入牢笼,但他仍旧迅速追上了他们的步伐。只见蔡昭旭在几位持着灵焰火把的巡逻修士陪同下,径直深入牢狱的腹地,沿途两侧的牢房皆空无一物。
不多时,一行人来到了最内部的几个牢房前,蔡昭旭站定,便有看守修士恭敬地送上一把灵气萦绕的座椅,请他落座,并且立刻有弟子呈上一壶仙露茗茶。蔡昭旭悠闲地品了一口仙茶之后,淡淡地道:“各位也不用继续伪装沉睡了,在这县衙禁制重重的大牢之中,你们断然无法像在家般安枕无忧。本官今日前来,只是想再次询问各位一个决定,对于合作之事,各位可有了答案?须知,若你们答应与本官联手,不但以往之事一笔勾销,本官还会赠予各位一定的修为秘宝作为回报。”
牢房阴影中传来一道冷哼声:“蔡县令,你不必痴心妄想,我们兄弟早已心意坚定,无论如何都不会屈从于你!此事关乎泾县数千乡亲的福祉,绝非可以轻易妥协的事!”
蔡昭旭脸上掠过一丝讥讽的笑容,缓缓道:“原来如此,本官倒觉得是你们未能看清形势。此事与尔等实无太大干系,况且那些权贵官员已然承诺,只要你们助我一臂之力,定会给予丰厚回报。再加上,此事知晓者唯有你们几位,如今县城内外之人对此一无所知,既然他们都未曾追问此事,你们又何必因这些人而自讨苦吃呢?听本官良言相劝,还是尽早忘掉这一切吧。”
“哼,我们一直以为蔡县令你是个一身正气、清廉无私的修行官员,乃是百姓之福星,却未料到你竟比那些贪腐之辈更加狠毒贪婪,竟然欲迫使我们帮你掩盖此事,此等要求实难应允!”牢内的声音依然坚定不移,“世间自有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尽管此刻知晓此事者唯我等几人,然而朝廷总有察觉蛛丝马迹之时,届时必将有人前来治你之罪!”
“你们为何这般冥顽不灵?此事对于你们而言并未有任何损失,为何非要跟本官作对?”蔡昭旭的话语依旧从容不迫,“现今知晓此事的人唯有你们几位,你们又怎能确信此事终究会被揭露?”
“便是凭着天道轮回、因果不虚的信念!”牢中一人愤慨答道:“就算当下只有我们几人知情,但朝廷终有一日会发现其中的疑点,那时候便会有正义之士出手制裁你!”
"且慢,本座倒有一事未曾告知尔等,那便是天朝已然派遣修真监察使降临此地,探查此处遭逢之异变——妖蝗肆虐,吞噬无数灵谷,致百姓生活艰难,故本座为庇护黎民,特向天朝上仙恳请减免修炼资源之征用。那位监察大仙还允诺,亦会奏请免除此地一年之资源贡奉,如此本座之心系苍生之举,晋升之道想必已不远矣。故尔等所谓之惩罚,怕是难以加诸于本座之身。然而尔等私自截留衙署之内天地元气,此等行径,本座自当依法严惩。试问,这般情形之下,世人又怎会信从尔等之言辞呢?"

"呸!你这孽畜官员,竟如此狠毒,即便活着,吾辈也誓要清算这笔账!"
察觉到自身一番晓之以情、动之以利的话语并未动摇众人,蔡昭旭心中不由得滋生烦躁之意:"看样子,尔等果真是决心与本座对立到底了。既是如此,为免后患,本座也只能对各位无情出手了。尔等若有遗言要留给家中之人,便速速写下吧。另外,本座知晓尔等家眷亦得知此事,但他们修为低微,无法对本座构成实质威胁。然若胆敢触怒于本座,即便是那些无辜老幼,也难逃厄运。因此,在给家书之中,尔等最好劝诫家人切勿作出令本座出手之事。"言毕,他不再理会牢内众人的咒骂之声,转身离去。
吕岸在远处听着他们的交谈,内心愤慨不已。尽管尚未明了蔡县尊所述之事究竟为何,但他违法乱纪、飞扬跋扈之举已然令他无法忍受。他思量:"这蔡县尊实乃一位深藏不露的伪君子,此事必要禀告给大人才可。"纵然心头火急欲当下质询蔡县尊,吕岸深知此时应弄清事实原委为重,于是决定静观其变,悄然尾随县衙众人返回。
蔡昭旭离开牢房一段距离后,方对身旁的童师爷低声说道:"未曾料及,即便囚禁他们多日,依旧顽固如初,莫非真要迫使本座痛下杀手不成?原本还想借此次牢狱之灾让他们领悟大道,消弭所有隐患。现如今看来,此事仍存威胁啊。至于浩宇真人,显然仍未全然信任我们的解释,否则他也不会暗遣弟子遍访四周村落查证此事。因此,我们必须铲除这一潜在威胁。否则一旦这些人背后的家族找到浩宇真人揭露真相,咱们所有人都将陷入重重困境。"
"大人之意是要将这些人……"童师爷用手势示意。
"暂且再观察一下吧,毕竟现今浩宇真人手中尚无确凿证据,不到万不得已,不宜妄动杀伐。本座身为朝廷钦差修真官,断不可明知故犯啊。"蔡昭旭语带笑意,身边之人也随之笑出声来,这笑声在这阴森的地牢里显得尤为悚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