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文学 > 其他小说 > 穿成纣王的小狐狸,被读心后 > 第96章 小狐狸今天的早饭里有毒!
  清筱小狐狸趴在大暴君干干净净的膝头,听了长寺人的话,担心地竖了竖小狐狸耳朵,同时更疑心,
「这个妲回会不会是故意折腾湾如的?故意让湾如不能带我去西毫任府上,防止我在西毫任府上找出什么对他们不利线索?」
帝辛听着怀里小狐狸的猜测,深深冷蹙了眉峰,“祝嫔愈加病重了?”
长寺人叹息着点了点头。
帝辛眼底闪过一抹凌冽怒刹,薄唇抿了冰冷,“呵,若仙子不能助寡人,又岂是寡人之仙?”
长寺人听着帝辛这声诘问,温邃的双目中划过了一抹叹息,“大王,老仆只知,天上仙子清灵绝尘,大抵不屑做些颠倒是非的行径。”
湾如的病情到底如何,长寺人昨夜便亲自去瞧过了,已到了起身都艰难的程度,又怎会去与妲回耀武扬威呢?
清筱听着长寺人一针见血的回复,大尾巴跟着一摇,很是赞同。
帝辛冷“呵”了一声,深眸浮起杀意森冽,一口浊气幽幽吐出。
“阿翁,盯着她,看看她想做什么。”
男人低沉冰冷的声音里,隐隐怅然。
清筱小狐狸听到了这人语气里的闷郁,她仰起小脑袋,正好能看到大暴君眸底隐匿翻涌的淡淡惆怅。
「这大色君其实等了很久很久了吧,明明他期待着的天上仙就近在咫尺了,可却又发现,是假冒的。突然有了盼头,又突然破灭了……」
小狐狸眨巴着乌溜溜的眸子,难得贴心地往这大混球的怀里团着蹭了蹭,算是安慰他了。
「好了,你以后还会有的,本小狐狸再不咒你会孤独终老就是了~」
「而且你现在病情刚刚有了大好转,若是这时纵欲享欢,病情肯定会再度失控的,对你也不好~」
「我也不想你变成历史上的那个大暴君。本小狐狸都来给你当药片了,你可要好好的,逆天改命,变成一朝明君!如今正好阻止了你昏聩纵欲,也真的是一件好事啊!」
帝辛听着怀里小东西软软糯糯的小甜音儿,混着不知什么时候响起的轻轻绵绵的小歌谣,晃啊晃,就把他心头那些许的郁气尽都扬了出去,只剩了一心狐狸软甜。
男人低头瞅了瞅怀里软糯乖甜的小胖狐狸,薄唇淡淡勾了温色,慵懒温和地抚着她的小狐狸毛。
“祝嫔近来都好不了了?又是那些巫医说的是吗。”
帝辛淡淡问道。
长寺人颔首,“回大王,巫医们是这样说的。”
“呵。”
不知不觉,帝辛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又点起了怀里的小胖狐狸,狭眸幽幽眯起,冰冷深邃。
“寡人倒是觉得,是这些西毫王宫里的巫医太无能了。”
清筱小狐狸听着这大暴君深沉冰冷的语气,也难得赞同地点了点小狐狸脑袋,
「大暴君英明!这些巫医肯定是有问题的啊,不然他们怎么能众口一词地说那个妲回真的是天上仙?肯定是事先就被买通了的,不然她早就露馅了。」
长寺人闻言,温颜一笑,“若他们不能为大王分忧,自然是他们无能。大王可要召天下巫医有能者入王宫,为大王所用?”
“去办吧。”帝辛抚着怀里的小狐狸,“到时寡人可要瞧瞧,这王宫里的世代巫医,与天下各州有能巫者,所占卜结果究竟同否?”
长寺人笑了笑,“诺。”
帝辛又吩咐了几句前朝的事,便抱着小狐狸安寝了。
今夜某大暴君难得没欺负小狐狸枕着她睡,任由她自己团着小身子睡在旁边了。
这王榻大得很,这两日夜里有点凉,虽然虎皮抗寒暖和,但小狐狸睡着睡着还是会钻进大暴君的被窝里。
帝辛也会习惯性地把小狐狸捞进怀里,若他睡眠多梦烦躁,这小狐狸轻轻软软迷糊小调很快便会传来,缓了他的躁郁头痛,便能睡得安稳下去。
夜里睡得好,白日里才能神清气爽,病情也会减轻许多。
只是今夜,睡得不安稳却不是某大暴君,而是小狐狸。
清筱又做噩梦了,迷迷糊糊地一直在惊叫发抖。
帝辛本搭在小狐狸肚子上的大手被突然弹开,他睡意朦胧地将小狐狸搂进了臂弯里,轻轻抚着她毛茸茸的小脑袋,“别怕,寡人在这呢。”
男人混着困意迷蒙的低沉嗓音在小狐狸毛茸茸的耳边醇深震响,如山巅古钟,幽沉而响,令人心安静神。
清筱窝在满是某大暴君霸道强盛帝王气息的臂弯间,耳边的沉声温哄,鼻尖的帝王香冽,一点点将小狐狸直面惨死的恐惧抚下。
后半夜,清筱终于沉睡了过去。
*
清晨,虫鸣鸟叫,春暖曦明。
帝辛日升而醒,某只小狐狸也跟着他迷迷糊糊地醒来。
这夜依旧睡得不错,帝辛起身时依旧是神清气爽,前几日的疲惫也已消大半,这是小狐狸出现前他很久都难有的安眠。
帝辛看着团在他臂弯里一脸困意的小狐狸,薄唇温勾,起身后特意把鹿皮寝被蒙到了小狐狸身上,独自起身带人到屏风后洗漱穿戴了。
清筱嗅着周围某大暴君的气息,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一觉无梦,总算安眠。
这一觉,小狐狸团在虎榻鹿被间睡了个昏天黑地,醒来时都已经快到午时了。
清筱小狐狸起来时终于一扫前几日的恹恹闷闷,恢复了往日的精气神,打了个懒抖了抖一身狐狸毛,神气地跑出了内室。
媪乔早就候在了门口,原本一脸的忧色,似乎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看看,在瞧见小狐狸终于睡够了跑出来时,姣丽明媚的脸庞上立时露出了笑容。
“小狐主子您睡醒了?您这觉睡得香,婢还担心您呢!”
「没事没事,本小狐狸好着呢,今天没有做噩梦了呢!这觉睡得确实好,今天天气也好好呢!」
小狐狸蹦蹦跳跳地扑到了自家小侍女的怀里去,心情颇好地悠晃着毛茸茸的大尾巴。
媪乔见状,笑盈盈跟旁边的阿临道,“看来小狐主子的病大好了!”
阿临也笑着点了点头,“今日天气好,你带小狐主子先去花丛里玩一会儿吧,我这就去拿小狐主子最喜欢吃的烧鸡。”
媪乔点了点头,笑盈盈地抱着小狐狸来到了王殿外的花丛里。
清筱也确实饿了,小肚子咕噜咕噜地直叫。
好在阿临的腿脚也麻利,小狐狸刚在花花里翻了两个滚,他便将香喷喷的田鸡端了来。
小狐狸立马摇着尾巴跑了过去,乖巧地坐在旁边,咽着口水眼眼巴巴地看着媪乔手法麻利地将田鸡一片一片撕成最方便她吃的大小。
“好了,小狐主子快吃吧!”
媪乔撕好后看着旁边直咽口水的小馋狐狸,笑着连忙将盘子送到了清筱的面前。
清筱开心地摇着大尾巴,正打算大快朵颐时——
「嗯?等、等等,今天这鸡肉的味道怎么有一丝丝的不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