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文学 > 穿越小说 > 大唐奴隶逆袭传 > 第三章 学剑术
  原来,是大公子,池武渊在练剑。只是苦了这些家丁了,一个个被打得脸青鼻肿,跪地求饶。

  云轻躲在大树后,目视这一切。

  他时不时用手比划,显然,他在偷学剑术。过了许久,云轻突然不小心踩到树枝,发出了声音。

  “谁在那里?鬼鬼祟祟的,出来!”

  池武渊大声喊到,云轻慌乱中醒来。发现,池武渊沉着脸,缓缓的走了过来!居高临下,看着自己。

  而一边的家丁们见状,如同大赦,逃之夭夭,哪里敢逗留。

  “你想学剑术?”

  池武渊扬起嘴巴,漫不经心的问到。

  “嗯。”

  云轻迟疑一下,微微点头。

  …

  池武渊想了一会,难得有人愿意当靶子,点点头。

  “呵呵,可以!”

  “那以后,你就陪我练剑吧!小心了,我不会留情的!”

  池武渊扔了一把木剑给云轻,不再废话,双手擎剑,直接刺向云轻。

  云轻顿时手忙脚乱,仓促拿剑格挡。池武渊的剑术,大开大合,不停的进攻,没有防御的。他的剑道,不是敌人死,就是自己亡。

  木剑不停打在云轻的身上,他痛的浑身发抖。即便疼痛,可这比起山贼对他的伤害,根本不算什么。

  他咬咬牙,倒下了,又快速爬了起来。心中唯一的想法是,修练剑术,他日手仭仇人,山贼首领。

  “嘭…”

  池武渊不知,也不管云轻在想什么,他不停的进攻,木剑拍打在云轻身上,他再次被击飞。倒下了,又马上爬了起来,因为他感觉到,大公子剑中那可怕的杀气。

  就如他本人所说,不会留情。

  云衡看着兄长,被大公子打得遍体鳞伤,但他只能暗自着急。

  而另一边,池文清认真地看着二人对剑,凤眉轻皱,因为她知道兄长向来与人对剑都不会手下留情的。

  不过,一个刚刚进府的奴隶,自己也不好多说什么。免得,他人多想,她就静静的看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池武渊没有继续进攻了。也许是天色不早了,也许是他觉得无聊。提剑,转身离开。

  而云轻,如释重负,暗自松了一口气。双退无力,跪坐在地上,大力呼吸。

  …

  次日,云轻早早忙完事情,便来到武场,等待大公子。

  虽然身上的伤还没有好,但他不想放弃这个机会,一个可以变得强大的机会。

  武场上,池武渊说准备示范剑招,让自己当靶子。

  “你且看好了,我只教一次。至于能学多少,看你自己了!”

  “第一式,千里奔杀!”

  池武渊快速拿剑,直直的,刺向前方的云轻。

  “第二式,回旋斩!”

  当云轻举剑格挡的时候,池武渊剑招变幻,剑旋转一圈,斩向云轻的腰间。

  “第三式,跳跃斩!”

  只见,池武渊,双脚用力踏地。他整个人,高高的跳起,双手押剑,狠狠的劈向云轻的头颅。

  “噹”

  …

  “第九式,落英!”

  池武渊,跳起,手中剑向下方,不停的舞动。

  “第十式,反身斩!”

  池武渊冲向前方,突然,回头,一剑划向云轻的脖子。

  “第十一式,长虹贯日。”

  云轻的背后,冷汗不止。虽然大公子,只是示范,但好像真的感觉到死亡一样。

  良久,才从震撼中,缓缓醒来!

  池武渊好奇问到,他也想看看云轻的武资,天赋。

  “怎么样?学了多少?”

  “大概,全部,全部都会了!”

  云轻想了想,轻轻的回话。

  “什,什么?全部都会了?”

  池武渊双眼如牛,瞪着他,呆呆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心中一万个不相信,不可能!

  “那你,以我为目标,开始吧!”

  “既然如此,大公子,恕在下无礼,得罪了!”

  云轻也不婆妈,他知道自己只是会剑招。现在的他,还没有伤害到池武渊的能力。

  …

  武场上,两人分开,持剑对立。

  云轻拿起木剑,先发制人,一剑刺向大公子的头颅,池武渊微微侧身,躲开了。

  云轻一击未中,并不意外,他再次转身,同样放弃防御,直接刺向池武渊。

  “勇气可嘉,但你很愚蠢!刚学习剑术,便放弃防御,呵!”

  池武渊讽笑到,云轻一言不发,每次倒下,又迅速爬起来。

  虽然剑招还没有连贯,但反应一点都不慢。

  “叮,叮,叮…”动作笨拙,但比之前的好了许多。

  不至于,一两招就被击倒在地。

  …

  就这样,日复一日,三个月过去了。每天练剑,云轻慢慢的掌握了一些技巧,竟然和大公子,对剑有来有回。

  这一天,练完剑后。云轻好奇地问池武渊,为什么他手中的剑,把自己的铁剑,砍的剑身出现,一排排的“牙齿”印,剑身都凹进去了。

  池武渊不知道是心情好,还是想炫耀。说自己的剑,是祖上,曾经获得先皇赏赐的佩剑。于是,这剑就代代相传,如今到他的手里。

  剑的名字叫“寒武之刃”,乃是当今十八柄奇兵之一。

  云轻问了其它的奇兵在哪里,但池武渊支支吾吾的说不出来。只说了还有几把奇兵,还没有出世。

  云轻听闻后,双眼放光,羡慕不已。如果,自己也有一把,那该多好啊!

  晚上,云轻用过晚膳后,百般无聊的在院里逛。走着走着,到了内院,而他依然没有发现什么。

  旁边处,有一告示,写着“禁止男丁入内”。

  “噹,叮...”

  一阵阵琴声传来,婉转悠扬,余音绕梁。云轻止步聆听,此时他如沐春风,这几个月来,发生太多太多事。山贼袭击村庄,父亲被害,母亲离去,自己兄弟二人成为奴隶。

  心中一直压抑着戾气,难得放松下来。不知道过了多久,琴声渐渐停了下来。云轻暗道可惜,加快脚步,走向琴声处。

  当他看见弹琴之人时,张大嘴巴,惊讶不己,居然来到大小姐的院子!

  管家曾经说过,他们不可以来这里的。暗道糟糕,他刚想离去,可看见大小姐起身跳舞,他又停了下来。

  等听完后,再走,应该没有人发现的。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