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文学 > 穿越小说 > 大唐奴隶逆袭传 > 第六章 学箭术
  李魁,曾经是渔州的水军统领。但因其嗜酒成性,作战时指挥不当,导致一次大战失利,被降为炊事部领头。

  这些是云轻打听到的,关于李魁的过去。

  难怪那个老家伙天天喝酒,还是偷军部的酒。但他堂堂一个弓马娴熟的统领,却沦落成为一个伙夫,真是令人感慨!

  云轻无意听到李魁箭术了得,心中暗自决定,一定要让他指导自己兄弟二人。

  可是,如何让他教自己箭术呢?

  云轻找到老兵们打听,才知道李魁无妻无子女,孤身一人的。

  除了酒,美酒,没有别的喜好。云轻无奈,掏出荷包看看,叹了口气,穷啊!

  …

  转眼间,一个月过去了,这一天,终于到了发放响银的日子。

  云轻咬咬牙,做出决定,想要学习箭术,总要付出的。

  于是,他骑马奔向渔州,找到酒楼,买了一坛二十年的女儿红。

  云轻心疼不已,这酒太贵了,一个月的响银也就只能买几坛罢了。

  炊事部的日常,总是如此枯躁。

  这一天,李魁忙完后,便坐了下来。拿起随身携带的酒壶,打开猛灌几口,然后一脸嫌弃看着壶中酒。

  “这军中的酒,淡的像水一样,这他娘的哪是酒啊!”李魁叹道。

  “大人,这里。”

  云轻小心翼翼的来到窗口,左看右看,确定周围没有人后,微微打开抱在怀中的女儿红。

  李魁回头一看,嗅了嗅空气中的酒香,浑身抖动,直接把酒抢了过来。

  “哈哈,好酒,二十年女儿红!哪里搞来的?”

  李魁轻声问到。

  “这不是今天发放响银嘛,我偷偷去了酒楼,买了一坛,给您老人家的”

  云轻摸摸脸,儍笑到。他心中的小算盘,估计满不过眼前这个人。

  李魁口水流流,想喝又不敢喝,他知道云轻有所求。

  难道是想让自己安排一个好差事?还是,让自己帮他兄弟二人离开炊事部?他想不明白,干脆问道。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说看,你想干什么?”

  “大人,我们兄弟二人想跟您学习箭术!”

  “当然,无论您是否教我们箭术,这酒也是给您的。”

  云轻说完,转身离开。

  李魁再也忍不住,打开酒后猛喝几口。然后,望着远去的背影,嘀咕到。

  “有意思,一坛酒就想收买我,门都没有。”

  …

  次日,如同往常,云轻忙完事情后。

  他偷偷地看了看李魁一眼,但对方视若无睹,似乎忘记昨晚之事。

  云轻摇摇头,又偷偷的出去买了一坛酒回来,放在昨晚的地方。

  这一买,就是一个月,隔天买一坛,十五坛酒!

  房间里。

  “哥,咱们都买了那么多酒,钱也没有了,他还是不教我们。”

  云衡埋怨说到。

  “算了,就当是孝敬他老人家吧!”

  云轻深感无奈。

  “哥,要不我们离开这里吧!反正又没有加入参战部,学不到东西。”

  “嗯,我想想,不急,离开后,我们又能去哪里?”

  门外,李魁听到他们二人对话,一言不发,转身离去。

  一路上,他在想,这些日子,没少喝人家送来的酒了,是应该露两手了,也算是付酒钱吧!

  …

  次日,云轻忙完后,准备回去练剑。这时,李魁喊住他们。

  “跟我来!”

  二人随他走到一处竹林。

  “从今天开始,我教你们箭术,就当还酒钱!”

  李魁直言到,云轻二人听后,大喜,点点头。

  李魁开始讲解箭术技巧;站位,射手站在起射线上,左肩对目标靶位,左手持弓。

  两脚开立与肩同宽,身体的重量均匀的落在双脚上,并且身体微向前倾;

  (左手持弓)也可左脚微向内倾斜,身体重量均匀落在双脚上,此动作有助于增加后手的加力控制;

  (左手持弓)也可左脚微向外倾斜,身体重量均匀落在双脚上此动作有助于开弓人借力打开自己的前臂动作。

  搭箭:把箭搭在箭台上,单色主羽毛向自己,箭尾槽扣在弓弦箭扣上。

  扣弦:右手以食指,中指及无名指扣弦,食指置于箭尾上方,中指及无名指置于箭尾下方。

  预拉:射手举弓时左臂下沉,肘内旋,用左手虎口推弓,并固定好。

  开弓:射手以左肩推右肩拉的力将弓拉开,并继续拉至右手“虎口”靠位下颌。

  瞄准:射手在开弓的过程中同时将眼,准星和靶上的瞄点连成一线。

  脱弦:待开弓,瞄准后右肩继续加力同时扣弦的右手三指迅速张开,箭即射出。

  放松:箭中靶位后,左臂由腕、肘、肩至全身依次放松。

  固定是初学者最重要的一个基本动作,固定并非固定不动,而是一连串动作后松弦时一定要自然放松手指,不可发力造成回拉。

  每次射箭时要用固定的姿势,相同的力道。

  但是人在精神及肉体上,会时时产生变化。要每次都以同样的状态,或同样的样子来射箭,是不可能的。

  为了使射箭姿势尽量正确,必须学习射箭的技巧、知识。

  学习后按照姿势反覆练习,不断调整自己的姿势,熟能生巧。

  最终都能练成,与正确姿势接近的自己的姿势。

  这时,即使意外地遭到精神上,或肉体上的不安影响,亦能充分把持,不致误差太多。

  …

  李魁拿起弓箭,示范一箭。

  “咻!”的一声,正中前面的靶子红心。

  云轻兄弟二人,惊呆,鼓掌,喝彩。

  言毕,李魁没有再说什么。至于能学多少,就看他们自己的悟性了。毕竟,师傅领入门,修行在个人。

  云轻二人开始,练习箭术。

  “叭”

  “叭”

  射偏了,又重新拉弓,搭箭。

  兄弟二人,不停的重复动作,累了休息,然后继续。

  “回想我说的话,不要随便放箭!”

  “心静,凝神,盯准靶心,再射击!”

  在李魁的指导下,云轻他们本来就有武功,学习起来,箭术进步神速!

  还掌握了剑与箭的联合,远战,近战快速来回,切换武器。

  竹林中,兄弟二人使用无箭头的箭,在互相射击对方。二人不停的走动,防止被对方,定点当靶子,射击。

  进战后,两人默契的收起弓箭,换上背后的剑、二人,又是来回进攻,防御,反应神速。

  李魁目睹这一切,吃惊连连。这二人竟然有如此天赋,他日成就非凡啊!

  同时,他心中欣慰不已,毕竟也算是自己的半个徒弟。

  日复一日,两个月过去了!

  李魁没有什么可以教的了,二人觉得箭术学习的差不多了。

  …

  “哥,我想回去华州了。”

  云衡小声说道。

  “回去做什么?家人也不在了。”

  云轻打心里,就不想回到那个伤心地。

  “回去打听当年杀害父亲的山贼下落,找回母亲!”

  云衡咬牙恨恨说到。

  云轻沉默良久,当初山贼袭击村庄,自己兄弟二人成为奴隶,已经快过去三年了。

  他心中也想报仇,何况学习了剑术,箭术,只要小心行事,问题不大。于是,他点点头,同意回去。

  这一日,又到了发放响银的日子了,云轻买了两坛女儿红回来。来到李魁身边,递了给他,李魁当场就开喝。

  云轻想了想,自己二人快要离开了,还是打声招呼吧。

  “老酒鬼,我们兄弟谢谢您这些日子的指导!”

  “不过,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们准备离开这里了。”

  云轻说到,其实,在炊事部,不算真正的兵,所以离开不算是逃兵,只是有些麻烦罢了。但他们二人一直没有上战场的机会,不能建功立业,也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

  “可是你们离开后,又能去哪里呢?”

  李魁关心问到,几个月下来,大家也是有感情的,何况还是自己的徒弟们,他是希望云轻他们留下来的。

  “我们二人回华州,调查当年袭击村庄的山贼的下落,然后...”

  云轻不想继续说下去,他有时候常常在想,母亲是否还在世。

  “哎,你们想好了,我就不多说了,我会帮你们离开的。”

  三天后,李魁托了关系,送二人离开了军队。回华州的路上,云衡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问起池文清的去向。

  …

  “哥,也不知道大小姐去了哪里?”

  云轻听到大小姐后,下意识想起那个美丽善良的女子。当日,二公子重伤回来后,不久,池武渊便解散了池家。

  多方打听,只知道说池武渊带走了大小姐,但不知去了何处。

  在池家两年多,和大小姐相处的日子里,云轻对于池文清,心中当然有着非一般的感情。只是双方身份差距大,云轻一直未敢说出来。

  心中暗道,大小姐,你在哪里,何时能再见你?

  云轻摇摇头,不再多想,这次回华州,调查山贼首领,李玄的消息,必然不会太简单,说不定,还会被杀死。

  这个时候,想她,见她,只会害了她。

  “云衡,回到华州后,你一定要听我的安排,不可擅自行动,知道吗?”

  云轻知道弟弟的性格,生怕他一不小心被山贼察觉。所以,一路上千叮万嘱,不然,又要亡命天涯。

  云衡点头,表示明白,可是,真的如此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