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文学 > 穿越小说 > 大唐奴隶逆袭传 > 第四章 池府惊变
  如霜的雪色衣袍,宽广的长袖口,有一道高贵的墨青色连花纹。长长的秀发在风中凌乱飞舞,毫无瑕疵的脸宠,美丽绝伦!一双银色的眼眸如月下一河潋滟的水,清泠而深邃。

  眉间一弯绯色的月牙印记,衬得整张面容显出几分高贵与张扬傲然之气。沉静幽邃的眼眸里看不出一丝波动,象两泓万年不化的冰湖。

  微微扬起的嘴角,却勾勒出一道微笑的痕迹。

  云轻双眼睁大,喉咙滚动,惊呆了,美,太美了!

  “是谁在那里?”

  丫鬟大声质问,云轻因为看入迷了,他并没有隐藏,站在湖边,这才被发现。

  “哼!大胆奴隶,竟敢偷窥,来人啊,拿下!”

  身为大小姐身边的丫鬟,自然高人一等,何况还是一个奴隶。

  院外,护卫们迅速赶到,只是一眼,便知道什么回事。护卫剑未出鞘,横砍向云轻,云轻当场吐血连连。

  “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真是可笑!”

  护卫们不知是为了讨好大小姐,还是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不停的嘲笑倒在地上的云轻。

  这时。

  “够了,此事就罢,你们下去吧!”

  池文清不忍心,不想再追究此事。

  丫鬟和护卫们迟疑一下,便躬身行礼,退了出去。

  云轻也爬了起来,单手捂住伤口,同时向大小姐行礼道歉。

  云轻不敢继续逗留,转身离开,留下孤傲落寞的背影。池文清举举小手,欲言又止的样子,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

  次日,云轻又来到了武场,只是身上的伤更重了!

  一想到昨晚护卫的那些话,云轻更是羞辱不已。是啊,自己一个奴隶,想什么呢?

  而这时,池武渊提剑抬手,开始发起进攻。

  “嘭…”

  毫无疑问,又倒下了!

  云轻倒在地上,抬头,呆呆的仰望天空。三个月的付出,努力,就这种程度吗?

  这时,天空渐渐下起了大雨,云轻缓缓爬了起来。但是,他没有拾起木剑。

  池武渊看着昔日那个坚定,不屈的男孩,竟然没有拿起剑。心中暗道,难道放弃了吗?

  “三个月的陪练,你未曾在我的手中走过十招,如今,连拾剑的勇气都没有了吗?”

  云轻一言不发,双眼水流不止,不知道是雨水还是眼泪。他就站在那里,不动也不说话。

  “也好,那就当一辈子的下人吧!”

  “早日放下心中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认清自己。”

  池武渊显然听说了昨晚之事。

  言毕,拉着不知道何时出现的池文清,转身离去。池文清回眸,微微一笑,扬扬拳头,表示加油。

  云轻沉默良久,弯下了腰,拾起木剑,轻轻抚摸着,陷入回忆。

  那一天,父亲惨死在山贼的刀下,母亲离去时的叮嘱。暗道,我不能放弃,我还有大仇未报,我还有弟弟。云轻大力舞动木剑,此时,雨越下越大。

  云衡则在亭中躲雨,雨声太大,他听不到兄长和大公子的对白。他不知道哥哥为什么这么拼命,他只知道只要哥哥在,他就不会被人欺负,他没心没肺的想着。

  …

  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

  转眼之间,两年过去了,云轻剑术大有长进,和大公子交手,过几十招而不败。

  池武渊心中惊讶不已,想他当年学剑,比云轻花的时间更长!如今,他居然和自己打成平手?

  “弟弟,你已经十二岁了,应该懂事了,要好好练剑。”云轻看向云衡。

  在这两年里,云衡也修炼剑术。两年的时光,这个稚嫩的少年成长了,兄弟二人继续对剑。

  而另一边,池家家主召集众人,准备去离州交易物资。

  “入冬了,新的一年近了!”

  池千殇感叹到。

  “父亲大人,我也想去离州看看。”

  池文清轻轻说道。

  “这次,武渊,文清,你们在家呆着吧,老二陪我去就行了!”

  池千殇斩钉截铁的说到,他怕文清出事,故意不带上她。事实上,女子行走在各州交易物资,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而且,文清一个弱女子。

  而各州之间,明争暗斗,时常发生。有时候会遇到山贼抢劫,有时候则是别的州势力抢生意。

  通常商会之间的交易,一般都是布匹,酒水,大米,食盐,马匹,瓷器等日常用品。

  …

  次日一大早,商会车队就开拔离州。

  傍晚时分,车队行至离州镜内后,四周出现一群蒙脸人,二话不说,直接动手。

  “敌袭,敌袭,防御。”

  池千殇临危不乱,冷静大声喊到,护卫们纷纷拔剑御敌。只是,敌人太多,而且装备精良,不一会,护卫倒下一片。

  “千殇大人,这些人不对劲,根本不像一般的山贼。”护卫吼到。

  “嗯?”

  “不好,这恐怕是离州的官兵,大家小心!”

  池千殇看着周围的蒙脸人,步伐统一,兵器优良,进退有序。不可能是山贼,反而觉得是军方势力。池千殇想不明白为什么离州的官兵会袭击他们,但现在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池千殇转身,看着二公子喊道。

  “老二,你带人突围,我掩护你,快撤!”

  “不,父亲,一起走!”

  “再犹豫,就走不了了,老二,回去叫你大哥武渊小心离州官兵,快走!”

  即便护卫们拼死抗敌,但也比不过这些正规军的气势冲杀,场面完全是一面倒。护卫们一个个倒在血泊,二公子气极无奈,双眼泛红,转身突围而去。

  “唰”

  一支箭射中二公子身后,他差点没有掉下马,不久后。

  “大人,除了刚刚那个男子重伤离去之外,其它人已伏诛!”

  “走了也活不成了,不比担心,继续伏击下一个商会。”

  蒙脸人摆摆手,命人清理现场,运走了池家马车上的物资。谁也想不到,离州的官兵,竟然会做这些事。

  …

  二公子赶回到家门口,已经奄奄一息。护卫们将其带到大厅找大公子,池武渊见后,大惊失色,问道。

  “二弟,怎么会这样?父亲大人呢?”

  “我和父亲大人行至离州后,遭遇袭击,是,是...”

  话未说完,二公子气绝身亡。

  “二弟”

  “二哥”

  池武渊,池文清悲痛大喊,突如其来的恶耗,令池家兄妹万念俱灰!池文清抱着二公子的尸首,哭的泪眼婆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