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后,青梅竹马缠上我 > 5、想开家早餐店
  班级群尽在聊没营养的话题,就算知道聊天对自身没实质性的好处,也甘之如饴的拿来打发时间。

  删了苏小小,又看了几眼班级群,陈文瀚感觉实在没啥意思,退了QQ。

  苏小小的好友申请就当没看见。

  完事,陈文瀚又注册了几个QQ号,都是数字五开头的七位数QQ,拿笔记下来,未来能值不少钱。

  站起身,陈文瀚按了按脖子,才盯着电脑看了一会儿就不太舒服,身体的素质不太行,以后要注意强身健体。

  “小文子,吃饭了。”

  妹妹陈瑶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陈文瀚出来,给她两记核桃,长长记性。

  “叫哥。”

  “小文子!”

  陈瑶记吃不记打,一脸的不以为然。

  帮忙把饭菜端上桌,陈文瀚最后一个落座,刚吃了两口,王丽文问起陈文瀚的近况:“文瀚,最近学习怎么样?”

  “就他?还不是拉胯的老样子。”

  陈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怼哥哥的机会。

  陈文瀚瞥了她一眼,道:“吃饭都塞不住你的嘴。”

  “略略略。”

  “妈啊,我就和你说实话了,以前的我对学习是不怎么上心,成天混日子。现在不会了,离高考还有两个月,这一段时间好好利用,我感觉最次也能搞一张河师大的录取证书回来。”

  “吹牛吧你。”

  陈瑶一脸的不信。

  河省师范大学是河省排名靠前的本科院校了。

  以陈文瀚以往的成绩,别说河师大,就是普通的二本线都难,更别说河省是全国高考竞争最激烈的省份,陈文瀚能上河师大,陈瑶是一点不信。

  “吃你的饭。”

  陈文瀚瞪了陈瑶一眼。

  孩子愿意学习就是好的,王丽文也很赞同,她道:“妈和你爸商量给你报个班,在这最后的时间里好好冲刺一下。”

  陈文瀚拒绝:“报班就算了,花那冤枉钱。”

  为了高考做冲刺辅导的补习班,价格都贵的离谱。

  陈文瀚对自己有信心,实在不想父母在他的学习上操心。

  “不冤枉,妈都打听好了,那辅导班的老师和教育局有关系,能提前知道高考试题,报班的钱花再多也值。”王丽文解释道,“妈单位的赵阿姨,她儿子就是在前年高考报的班,辅导班老师押中了语文、英语作文,还有数学大题。光这些题就多少分了?咱们赢不了起跑线,也要尽量缩短你和其它孩子在终点的距离,这点钱家里还是有的,文瀚你也别太有压力。”

  “妈你这么精明一个人,这个点上咋就绕不过来呢?”陈文瀚科普道,“先不说报班费用一万八,就单说高考试题,谁敢在上面做文章?都是吸引人的噱头别当真了。押题都是巧合,中了皆大欢喜,押不中退你一半辅导费,你是不是还要给人家数钱啊?都是套路。”

  “总之,报班的事情你和我爸就别想了,你们报了我也不去,白瞎。”

  又扒两口碗里的饭,陈文瀚洗好自己的碗,回到房间。

  重生前,陈文瀚就参加了这所谓的补习班,六十个人挤一间教室,老师不是专业的,一周去一天,只有一个小时讲课,其余时间全是自习,还不如在学校上课。

  这一次,陈文瀚说什么都不会去了。

  没有提升不说,还要浪费家里的一大笔存款。

  钱呐。

  陈文瀚不免向往重生前的日子了,三十八岁的他事业有成,是两家公司的老总,身价十个亿。

  从不会为了钱的事发愁,除了婚姻不太美满,简直没有槽点。

  这样的他居然重生了。

  新的人生有什么追求?再不济总要有一个目标吧?

  陈文瀚摊开笔记本。

  写上,

  一、远离苏小小,天南地北各自安好。

  二、考上郑大!

  三、高考后的暑假拿驾照,然后买人生中的第一辆摩托车!

  四、大学,实现财富自由,不问家里要钱。

  第一点陈文瀚已经在做了,第二点也不是什么问题。

  陈文瀚所面临最为直观的难题是,他没钱。

  他的家里也没钱。

  他不可能说张口问家里要一万,然后说要拿这钱去创业。

  不现实。

  真这么做了,王丽文绝对会拿拖鞋遛陈文瀚。

  白挨一顿打。

  所以,当务之急是陈文瀚要想办法自己搞钱,赚到第一桶金。

  写在刑法上的,

  不能碰。

  炒股?

  也不行。

  陈文瀚玩过股票,但这玩意说白了,就是跟在操盘者身后喝汤,谁都不可能一直赢下去,输大于赢!前世,陈文瀚也是输赢有度,他不会真把自己当成小说主角,去干这种没把握的事情,早晚把自己输进去。

  买彩票?

  更不靠谱了。

  高考之前,陈文瀚想尽可能的搞到手二十万块钱。

  陈文瀚的家下楼往南走八百米十字路口,有一家牛老头胡辣汤,老板会在高考后将店铺以及店铺配方一同转手,陈文瀚想接下这个盘子。

  别看现在店有点偏,再等两年,就是闹市的小吃一条街,别提多挣钱。

  前世,是一对外来务工的夫妻把这家店盘了下来,靠着前老板积攒的口碑,营收也算可观,等两年城市经济发展起来,夫妻吃了时代的红利,将之经营成网红早餐店,还在别市开了连锁,年营收高达八百万,成为县城鼎鼎大名的企业家夫妇。

  陈文瀚不图靠一家早餐店赚钱。

  他只是想给父亲和母亲找点事情做,等他盘下了早餐店,早餐店的事情就够陈父陈母忙的,他们哪还会在厂子拼了命的加班,就为多赚一点?早餐店的营收够一家的花销了,他们也不必再那般劳累。

  真正让陈文瀚上心的一点是因为,在高考后的暑假里,父亲在厂子搬东西的时候被砸断一条腿,厂领导给了合理的赔偿,但也让陈父遭受了人生中最为沉重的打击。农村人的想法是朴实的,男人就是家里的顶梁柱,要保证一家老小的吃吃喝喝,可自己成了废人,拿什么来顾家?自此,陈父越发的消沉,整日饮酒渡日。

  陈文瀚要杜绝悲剧发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