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后,青梅竹马缠上我 > 10、来段freestyle
  两人的异口同声,引得冯郎、赵晴一阵嗤笑。

  赵晴连说陈文瀚和苏小小有夫妻相,将来若是能考上一所大学,凭两人的熟悉度,一同步入婚姻的殿堂不是没有可能。

  “开什么玩笑,苏小小可不喜欢我瀚哥。”

  冯郎明知故问。

  赵晴看着苏小小,偷笑道:“可不一定,你们不知道,陈文瀚把小小删了之后,她都给我抱怨了什么。”

  苏小小不乐意了,可劲恰赵晴的腰:“赵晴,你嘴不想要就让我撕了!”

  “急了,她急了。”

  赵晴与苏小小打闹,陈文瀚都看在眼中,赵晴是唯恐天下不乱,苏小小则是被人戳穿了心事又脸皮薄,通过这种方式来掩盖内心。

  陈文瀚沉默了。

  和苏小小步入婚姻的殿堂?

  扯犊子呢?!

  老子都栽过一次跟头,还要再来一次?

  贱不贱呐。

  重活一世,这辈子陈文瀚说什么都不会和苏小小再有任何的接触,最多也就止步朋友间的友谊,绝不逾越。

  恋爱的对象比起苏小小,陈文瀚更愿意选择唐夭夭,唐夭夭性给人的感觉不好相处,还有点小社会,但那都是为了遮掩她内心的软弱,实际上她也是个小女孩,渴望别人的关爱。

  唐夭夭并不坏,不然重生前陈文瀚也不至于和唐夭夭打成一片,哪怕结婚后依然对她念念不忘。

  倒不是男人本色馋人家的身子,只是与苏小小失败的婚姻,陈文瀚反思过不止一次,这段婚姻是否是错误的?错误!陈文瀚得出结论。

  有些事就怕对比,得不到就会想要。

  结婚后的陈文瀚,可能就是这种心态。

  唐夭夭也成为他年少的遗憾。

  后来,再次与唐夭夭的相遇,之所以没有应约,完全是处于对苏小小的负责,以及为人丈夫的自觉。

  由此也能看出,陈文瀚真的是个好男人。

  不论谁是他的老婆,都完全可以放心,但结婚后的苏小小多少有点神经质了,也可能是太爱陈文瀚,生怕陈文瀚被别人夺了去,但强烈占有欲的爱不能让陈文瀚感动,反而让他烦不胜烦。

  “陈文瀚你在想什么?”

  苏小小的手在陈文瀚眼前晃了晃,好奇的问。

  冯郎道:“肯定是想到了嫂子穿上婚纱的模样。”

  苏小小脸红了。

  陈文瀚皱了皱眉:“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冯郎撇了撇嘴,切,老子可是在帮你。

  冯郎的做法也不无错,他的确是在帮陈文瀚。

  学生时代早恋的双方,大多都不是主动的性子,甚至在恋爱前,他们都没有喜欢彼此的感觉。

  不知道哪一天,班级传播留言,说谁谁谁喜欢谁谁谁。

  作为故事主角的两人,难免对彼此上了个心,只要不是长的太难看,此消彼长下,他们很大可能成为一对真正的情侣。

  如今,故事的主角成为了陈文瀚和苏小小。

  陈文瀚不想纠缠苏小小,也不想让流言蜚语误导她,只要在最后的两个月减少在苏小小眼中的存在感,高考过后相忘于江湖,再也不见。

  抱着这个心态,上英语课的时候,苏小小问陈文瀚英语单词咋读,刚开始陈文瀚会教两句,再有第三次就会板着脸,对苏小小说:“我也不会,你去问老师吧。”

  “可是,你刚刚给我读过一遍。”

  “忘了。”

  “你也太小气了吧?!”

  “你烦不烦!”

  苏小小委屈的扭过头。

  再也不理这个大猪蹄子了!

  其实,问的那些英语单词,苏小小不是真的不会,她只是想有个合理的理由,和陈文瀚多说两句话。

  苏小小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只要不是在做题,暂时没有事情做的时候,脑袋里第一时间浮现的就是陈文瀚贱贱的面孔。

  苏小小不知道,赵晴却知道原因。

  苏小小这是…

  少女思春了。

  好不容易熬了两节课,刘海忠到了班级,先是点名表扬陈文瀚:“首先我要表扬一下陈文瀚同学,这两天的学习积极性很高,同学们应该都有目共睹,希望陈文瀚同学能保持住拼劲,坚持到高考的最后一刻,取得一份满意的成绩,给高中生活划上圆满的句号。”

  “让我们大家给陈文瀚同学鼓鼓掌,也给那些还在踌躇不前的同学们一点激励,希望他们能向陈文瀚同学看齐,相信老师,等你们未来绝不会后悔这一刻做出的决定。”

  班级响起稀稀落落的掌声,和拉稀似的。

  刘海忠也没强求,表扬之后是批评:“虽然陈文瀚同学的学习积极性很高,但是……学习要讲究齐头并进,哪怕你把数学的成绩提高,但因此落下了英语的学习,也不是一件好事,毕竟在高考中,数学和英语都占了极大比重,在英语课练数学题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蒲老师和我讲过不止一次了,陈文瀚同学你可要注意点。”

  陈文瀚:“对不起老师,我下次不会这样了。”

  口头答应,做不做再说。

  “哎……”刘海忠咦了一声,“为什么要说对不起?你错哪里了?洋文有什么好学的,大家将来又不一定出过发展,学的再好也没有用武之地不是?而且,英语可不好学,又要背单词又要记语法,辛辛苦苦也不见得能涨几分。咱数学就不一样了,学会公式,往里面这样一套,只要做会一道体型,下次不管它怎么变,咱都不用怕,数学可比英语好提分多了,大家说是不是?”

  话说到最后,刘海忠特意提高音腔。

  “是。”

  大家一同回答。

  接着,不约而同的笑了,没人会把刘海忠的话当真,但上课前来上这么一句,确实能极大的提高同学们的学习积极性。

  “English is the best subject to improve scores!”(英语才是最好提分的学科)

  “you 're right!”(没错)

  隔壁三班这节是英语课,蒲翠岚带的课。

  听到刘海忠这么贬低英语课,好胜心强的她当即让三班的学生吼了回来。

  声音之大,整个走廊都能听到。

  “卧槽,能让三班那群逼崽子超了。瀚哥,上!”

  冯郎从抽屉拿出班级专用喇叭,调到最大声音递给陈文瀚。

  班级的目光都汇聚过来,刘海忠也道:“咱二班说啥也不能被三班比下去了,对吧?”

  “对!”四十七名同学一同回答。

  陈文瀚拍了拍喇叭,就疯这么一次吧。

  “Hey, ha!”

  “I said that mathematics is better than English. I recite formulas and question types……”

  一段现凑词的freestyle(即兴说唱),在喇叭的加持下,传出二班的教室,回荡在走廊。

  拿通篇英语的歌词,DISS英语课。

  全国范围,都是头一遭。

  在二高,陈文瀚火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