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后,青梅竹马缠上我 > 11、做梦吧你
  陈文瀚刚开腔,刘海忠是想制止的,直觉告诉他,要出事。

  但他没有,谁没有年少放纵过?

  刘海忠难得文青一次。

  再加上全班同学的目光都聚焦在陈文瀚的身上,大家都在期待,更没有叫停的必要了。

  一段即兴说唱,其实很快,再加上英语单词拗口,没有汉字的精简,才两分钟陈文瀚就停了下来,气太短了。

  冯郎激动的嗷嗷直叫,我瀚哥还有这才艺?

  陈文瀚一停,澎湃的内心驱使他一脚踩在桌上,食指指着隔壁三班,哪怕三班的人都看不见,也还是要嚎啕一句:“还有谁?!”

  还不过瘾,夺过喇叭,冯郎使出吃奶的劲喊道:“三班的渣渣们?就问你们服!不!服!”

  刘海忠的脸垮了下来,闹事呢?

  “你给我下来!”

  “渣渣们,记住我瀚哥的名字,陈文瀚!”

  又喊了一嗓子,冯郎兴致缺缺的从桌上跳下来,仿佛刚刚万众瞩目的不是陈文瀚,而是他。

  这节课,注定是不平常的一课。

  二班和三班的同学都没怎么认真学习,满脑子在想。

  陈文瀚以前不显山不漏水,现在一看挺牛掰啊。

  苏小小难得犯了花痴,认真的陈文瀚,好帅!

  同样想法的不止她一个,但凡是二班没谈恋爱的女生,都对陈文瀚刮目相看,以前怎么没注意到?好想表白啊。

  就连有男朋友的人也会拿陈文瀚作对比,草!有点亏。

  有才艺的人往往万众瞩目,陈文瀚若是能在大学军训来上一出,妥妥领先同系所有男同胞,手拿四年择偶权。

  说唱诞生的及早,05年逐渐出现在大众视野,学生时代谁没个喜欢的说唱歌手?也是街头酒吧歌手开腔总能吸引一大波人围观的重要原因。

  陈文瀚的记忆中,周董就是在这一年发出了说唱歌曲《四面楚歌》,这之后,无数人迷上说唱,身边的妹子开始粉上周董。

  如果说每个时代的人们都有喜好不同的音乐产物,说唱在90后心中的地位,不亚于DJ、喊麦在00后中的火爆。

  陈文瀚是帅了,班里的同学都记住了他。

  刘海忠却遭了殃,一下课,教导主任就来到班级门口,叫上刘海忠和陈文瀚去办公室谈话。

  教导主任是个胖子,大腹便便的富贵相,污言秽语常挂在嘴边,二高的学生们却不讨厌他,因为赵建树为人率直,除了说脏话的毛病改不了,人是十分不错的,且极为负责。

  这也是他能在送走这届毕业生,升职教育局的根本原因。

  “刘海忠你是学生教师,学校请你来是让你教书育人,不是让你带头胡闹的!你看看这像话吗?嗯?他妈的这像话吗?”

  赵建树吐沫星子狂喷,就差没指着刘海忠的鼻子骂了。

  刘海忠一脸笑嘻嘻的说:“主任,都怪我,是我违反了纪律,您消消气。”

  “消他妈的屁,这是消气能解决的事情吗?这件事要是传到家长的耳朵里,学生家长们该怎么看二高?上课时间不好好学习,让一鳖玩意胡闹,学生能学好吗?这件事往小了说是你刘海忠的失职,往大了说是二高全体教师的不合格!就这啊?怎么去和一高竞争?怎么让家长放宽心的把孩子送到二高来?”

  刘海忠道:“主任,您言重了。”

  “言重?放你娘的屁,一点也不言重。”教训完刘海忠,赵建树的目光落在陈文瀚身上:“陈文瀚是吧?我记得你,这是你第几次来办公室了,目无校规校纪,不知悔改,你个瘪犊子像不像话?”

  陈文瀚也是办公室常客,在赵建树这挂了名的。

  当然,并非他故意犯错。

  只是学生间偶有摩擦,今天你约几个人,明天我就要多带几个找回场子。

  学生时代的陈文瀚很讲义气,在二高玩的开。

  不然,冯郎也不会开玩笑的时候,瀚哥瀚哥的叫。

  只是,同学眼中的“江湖义气”,用句恰当的话来讲,叫打架斗殴。

  大多数情况是打不起来的,但有人不讲武德,一有事就往学校捅,那时候不是屎也是屎了。

  “对不起主任,这次是我的错误,我检讨。”

  见陈文瀚认错积极,赵建树也不至于和学生一般见识,给出处罚结果:“校内批评,补交一千字检讨,接不接受?”

  “接受。”

  “……”

  顺利的赵建树没反应过来。

  要在过去,陈文瀚这犊子绝对要和他扯皮,今天连讨价还价都没有。

  “走吧走吧,看见你们就来气。”

  出了办公室,刘海忠和陈文瀚讲了两句话就离开了,陈文瀚回到班级,班门口站满了人,陈文瀚差点认为自己走错了路。

  “认识一下,这就是陈文瀚,我瀚哥。”

  冯郎一把搂住陈文瀚的脖子,给看热闹的外班人员介绍。

  “差不多得了,该散就散了。”

  陈文瀚招呼一声,准备回班的时候,人群中钻出来一个短头发的妹子,往他兜里塞了张纸。

  没说话,短发妹头也不回的捂着脸跑了。

  不用想也知道,八成是情书了。

  冯郎打趣道:“我瀚哥桃花运来了。”

  “怎么?你想要给你。”

  “想啊,怎么不想?哎…可惜人家看不上我。嫂子看过来了,瀚哥你赶紧想想怎么解释,不然嫂子要生气了。”

  “滚犊子。”

  “得。”

  冯郎出去嗨皮,见人就聊陈文瀚的辉煌事迹。

  “二班知道伐?说唱哎,酷不酷?”

  别人被搞烦,道:“那也是人陈文瀚,又不是你。”

  冯郎得意洋洋:“那是我瀚哥,嘿嘿。”

  若是陈文瀚只是来了首普通说唱,也不至让冯郎嘚瑟,听了班里其他人聊天,冯郎才知道,陈文瀚是在用英语单词边唱边DISS英语课,简直是牛妈妈给小母牛开门,牛逼到家了。

  回了座位,陈文瀚继续做习题,仿佛班级的喧闹和他没有关系。

  苏小小忍不住的凑过来问道:“主任把你叫走聊什么了?”

  也只有苏小小才会关心这件事了,像冯郎,就知道扯犊子。

  “校内批评外加一千字检讨。”

  “怎么这样!”苏小小为陈文瀚打抱不平,“这又没什么。”

  “是啊,又没犯什么错。”陈文瀚又道,“估计熬一宿也写不完,算了不管了。”

  “啊…这怎么行。”

  苏小小是典型的乖乖女,挨打要立正,既然被罚了检讨怎么能不写呢?她想不通。

  万一又被罚了怎么办?

  “反正我是写不完,怎么?你要帮我。”

  苏小小恶狠狠的瞪了陈文瀚一眼,咬牙切齿道:“做梦吧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