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后,青梅竹马缠上我 > 13、你是猪吗?
  凌晨一点,网吧包夜的身影络绎不绝。

  最角落的位置,穿着二高校服的唐夭夭散着头发看着电脑屏幕。

  桃子:“我好烦,树洞你在不在?”

  桃子:“树洞你为什么不回我消息?”

  桃子:“我妈又打我了,她说我贱。”

  桃子;“树洞,我现在好想找个人倾诉,我好难过。”

  桃子:“树洞,我想离家出走,去大城市闯一闯,你支持我吗?”

  桃子:“树洞……”

  唐夭夭又和母亲闹矛盾,她跑了出来,用身上仅有的钱包一台机子,就为能和树洞聊聊天、诉诉苦。

  她难过到极点。

  现实中又没朋友,只能在网上找人来倾诉。

  然而,她的树洞没有回复她。

  蜷缩身子,唐夭夭哭了,她现在没有任何的依靠,就连树洞也不回她消息,一个能聊天的人都没有,她感觉自己在世界上就是多余的。

  陈文瀚是不可能回她消息了,早早的睡了。

  他倒是挺想和唐夭夭聊聊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唐夭夭的一直不在线,干脆也不等了,明天早起去晨跑。

  一大早,陈文瀚和陈瑶挤在洗脸池旁刷牙。

  漱完口,简单擦了把脸,陈文瀚晨跑去,出门前对厨房喊道:“妈我出去吃,别做我饭了。”

  “嘿,有钱就忘了姓什么了。”

  ……

  ……

  绕着小区跑了三圈,陈文瀚气喘吁吁,惯例买了瓶水喝,然后去早餐店吃包子。

  牛老头胡辣汤店门前人庭若市,大多是农民工,早早的喝上一碗胡辣汤,开始一天的生活。

  陈文瀚轻车熟路:“牛叔,一碗胡辣汤,三块钱包子。”

  牛房孝见是陈文瀚,道:“小陈来了啊,马上好,随便坐啊。”

  “好。”

  胡辣汤被端上来,沾着包子吃,陈文瀚顿感舒爽。

  重生后,他还是第一次喝道记忆中的味道。

  结账走人的时候,陈文瀚看到了失魂落魄的唐夭夭。

  这么说一点也不为过,唐夭夭包了机子一夜没睡,又没等到树洞倾诉,满肚子的憋屈藏在心里,整个人憔悴许多。

  闻到路边包子的香味,她忍不住吞口唾沫。

  想吃,可没钱。

  “饿了吧?”

  陈文瀚给唐夭夭买了五块钱包子。

  唐夭夭没接:“我认得你二班的,跟那个好事逼胖子一起的,怎么?看老子笑话来的?我告诉你,老子在社会上朋友可多,别看老子现在落魄……”

  “咕噜噜……”

  肚子叫了。

  唐夭夭性格再大条,也忍不住扭过脸去,真尼玛丢人丢大发了。

  “给。”

  陈文瀚又往前递了递包子。

  “谢谢啊。”

  唐夭夭没抗住王境泽定律,蹲坐在马路牙子上,开始狂啃,她真的饿坏了。

  昨天中午和晚上都没吃东西,难受的一点不饿。

  在网吧包夜花光她所有的钱,现在饿了,却买不来一点吃的。

  陈文瀚跟着蹲了下来,唐夭夭的坐姿真的没品,跟个汉子似的岔开双腿,没一点淑女形象。

  这也是陈文瀚和她能成为好兄弟的原因,不拘谨外向,能玩得来。

  唐夭夭边吃边哽咽的说:“等回头我有钱了,会还你的。”

  陈文瀚摇头,说:“不用。”

  “别,老子不吃嗟来之食,该还的都要还。”唐夭夭顿了顿,道,“只是暂时没有钱,不过以后会有的,我可要在大城市闯一番天地!”

  听到这话,陈文瀚不由笑了。

  唐夭夭还是唐夭夭,向往城市的生活,但还是那句话,幸运女神不会眷顾每一个人。

  重生前的唐夭夭没能闯出来一番天地,重生后的唐夭夭也不见得能有大作为。

  唯一的区别是与那时相比,陈文瀚要提前一年认识唐夭夭,哪怕只是给她买了个包子。

  “隔~”

  打个饱嗝,唐夭夭从兜里掏出一盒红塔山,想递给陈文瀚一根:“来一根?”

  发现只剩一根,又舍不得了,她道:“等下次吧,有机会再补给你。”

  自顾自的来上一口,露出满足的表情。

  陈文瀚一手夺了过来,扔在地上踩灭。

  “你干嘛!”

  唐夭夭恼火:“你这人怎么这样,自己不抽也不让别人抽?”

  “对身体不好。”陈文瀚浅浅回答。

  唐夭夭默不作声。

  人心真的很奇怪,父母十年养育,但只要惹了自己不顺心,就会对他们心生不爽,产生离家出走的叛逆念头,但一个从未接触的陌生人,只是在她饿的时候给她买了点包子,掐了她的烟说了句对身体不好,就会对其产生一种莫名的感激心理。

  唐夭夭就是这样。

  沉默片刻,唐夭夭伸出手道:“算了,踩了就踩了,大不了再买,交个朋友?”

  陈文瀚伸出手,两人握了握,自然松开。

  唐夭夭起来拍了拍屁股,自以为老成道:“很可惜,不能跟你一起耍了,老子打算离家出走,以后有机会见面,一定约你一起喝酒。”

  殊不知,她那稚嫩还未褪去的青涩脸庞,说这句话究竟有多违和。

  陈文瀚又笑了。

  “你这人真是,瞧不起人啊?”

  唐夭夭抱怨一句。

  陈文瀚道;“离家出走你去哪里?母女有什么解不开的疙瘩,回家吧,你的母亲很担心你。”

  “她担心我?”唐夭夭冷哼,“老子是不信。”

  陈文瀚没有再劝,塞给唐夭夭一百块钱:“其实你心里比谁都清楚,不过想走就走吧,我又不是你的谁,劝不住你。”

  陈文瀚走了,留下唐夭夭在早餐店前,手里紧紧攥着捏皱的红头钞票。

  陈文瀚上学去了,学校前的最后一个十字路口,碰见苏小小。

  苏小小停车站在路边,明显是在等人。

  见到陈文瀚,她调转车头,挥了挥手:“陈文瀚。”

  陈文瀚停在苏小小身边,没说话。

  苏小小从书包里掏出来一份印有二高名字的稿纸,稿纸上遍布字迹,第一行的中间位置赫然写着三个字“检讨书”。

  一共四页纸,内容没什么值得关注的。

  只有这个字迹,开篇的几十个字,略显娟秀,越往后写的越差。

  苏小小很认真的模仿了陈文瀚的字迹。

  但也就模仿了陈文瀚狗爬字的四成功力,这些都不重要。

  拿着检讨书,陈文瀚忍不住去敲苏小小的脑袋。

  “苏小小,你是猪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