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后,青梅竹马缠上我 > 17、风雨无阻
  05年物价很低,特别在小县城,路边都是物美价廉的可口美食。

  陈文瀚一行人找了个烧烤摊,绕着圆桌坐一圈,正好挤满。

  调好要吃的串,冯郎抬了一箱啤酒,又给女生拿了两大桶橙汁。

  “我和瀚哥都是男人。”冯郎用开瓶器别开两瓶绿棒子的瓶盖,道,“喝啤酒和喝水一样,就不和你们一起喝果汁了。”

  话音落,唐夭夭从箱子拿出一瓶啤酒,用牙齿咬开,“砰——”的一声摔在冯郎面前:“来男人,对瓶吹。”

  冯郎:“……”

  “切……”唐夭夭不屑道,“老子喝啤酒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

  “吨吨吨吨吨——”

  唐夭夭踩着箱子对瓶吹,没两分钟,一瓶绿棒子见底。

  “爷们”的用胳膊擦嘴,唐夭夭将啤酒瓶倒置:“你行不行?”

  冯郎默然。

  “真尼玛丢人。”

  “……”

  唐夭夭就是这个性子,恶劣嘴臭。

  除了学习的时候稍微改改性子,平常和谁聊天都能爆两句粗口。

  相处一个星期,冯郎也习惯了,不去计较。

  赵晴为唐妖妖鼓掌:“牛逼牛逼!姐们牛逼!”

  唐妖妖扬起小脸,面颊泛红:“那可不。”

  桌子底下,苏小小偷摸拉了拉赵晴的衣袖。

  “干嘛?”

  赵晴扭过头问。

  苏小小撇了撇嘴,意思不言而喻。

  赵晴:“……”(靓女无语)

  “不是吧小小,这你也能吃醋?”

  “噗……”

  唐夭夭笑喷了。

  当前的座位顺序为,陈文瀚正对马路,左边冯郎右边唐夭夭,对面是苏小小,赵晴坐在冯郎、小小中间。

  再小声的交流,大家也能听个一清二楚。

  笑过后,唐夭夭又开了一瓶,递给陈文瀚,让他旋一个。

  “陈文瀚你也来一个。”

  “不行!”苏小小突然站起身子。

  “陈文瀚喝酒干你什么事?管的真宽。”唐夭夭怼乐一句。

  苏小小:“我是班长!”

  “老师也不行,现在是学校外面,校长都不管用。”唐夭夭晃了晃酒瓶,大大咧咧的说,“赶紧的啊?老子刚才帅不帅?陈文瀚你要做不到,以后就管我叫姐,姐罩着你小陈。”

  “陈文瀚!”

  苏小小提醒一句。

  陈文瀚拿过酒瓶,“吨吨吨——”几口,啤酒见底。

  “牛!”

  唐夭夭竖起大拇指。

  之后干脆把装啤酒的箱子从冯郎旁边抱了过来,对陈文瀚道:“咱俩今晚对瓶吹踩箱喝,看谁酒量更牛逼,不醉不归!”

  “好。”

  苏小小都快气哭:“你们怎么能这样?!”

  “就是,怎么能不带着我?”冯郎跃跃欲试。

  “滚一边去小趴菜,行么你?”唐夭夭毒舌道,“跟女生们一起喝果汁去,小臂崽子凑什么热闹?”

  “……”

  烤串好了,老板送上桌。

  “开吃!”

  唐夭夭没一点女生形象,一只脚踩在凳子上,嘴一嗦一串羊肉进口。

  “霍,味道不错啊。”

  “老板做了好多年,对火候的把控很好。”陈文瀚评价道。

  其实烤串没什么技术含量,熟了,撒点佐料味道都差不多。

  这家店的烤串不一样,吃到口中,能清晰的感觉到肥而不腻,最为重要的是,烤串不油,不像别家烤串,吃到口中满嘴流油,特别腻。

  吃着烤串,赵晴叹了口气,忍不住展望未来。

  她问道:“高考近了,你们想好报考的学校没?”

  一阵沉默。

  冯郎和唐夭夭之前还嬉皮笑脸,顿时垮了下来。

  哪壶不开提哪壶。

  他的成绩是五人中最差的,自己也发愁,但平时没心没肺不会去想。

  见此,赵晴没往后说,陈文瀚和苏小小也没接话。

  五人按成绩排名。

  苏小小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模拟考的分数在六百五十分徘徊,不算太好也不差,是小县城唯三的高中,数一数二的佼佼者。

  赵晴与陈文瀚并列,平时都在四百到五百的区间。

  不同的是,赵晴上课认真听讲,下课积极完成作业,成绩提升不显。

  陈文瀚属于上课随心,下课该咋玩咋玩,成绩能保持个不上不下,如今重生他的实际成绩要高于苏小小。

  冯郎年级倒数,二百来分。

  唐夭夭是妥妥的第一,倒数第一,百来分都难考到,选择靠蒙大题靠抄,否则毛静槐也不至如此生气,三天两头与唐夭夭吵架。

  老娘研究生毕业,生个女儿这个逼样?如果毛静槐是男的,绝对怀疑自家女儿是不是亲生。

  “哎,就我这逼分随缘吧,能考啥就上啥,没资格挑。”冯郎是破罐子破摔了,没打算复读。

  唐夭夭道:“瞅你那衰样,没出息。我你们是知道的,打算去大城市闯一闯,高考前我会拼了命的学,只要没落榜,好一点的专科就行,实在达不到,我准备复读一年看一看。”

  两个人都说出自己的内心想法。

  到了赵晴,她的想法和冯郎差不多,高考成绩随缘选择,能上啥就上啥,与之不同的是,她会刻苦的去学,哪怕成绩增长不明显,起码无悔了。

  苏小小可选择的就有很多,她对郑大情有独钟:“我打算考郑大,希望今年的题能简单一点,考上最好,考不上就复读了。”

  陈文瀚了然,他是知道苏小小一定能上郑大的,前世他高考落榜复读一年,最后也去了郑大。

  如今,再来一次的机会,他不打算去郑大。

  “你呢,陈文瀚?”

  苏小小问道。

  唐夭夭和冯郎也好奇。

  陈文瀚道:“河师大吧,像小小说的,只要高考出题不太偏,我应该能考上,但高考还有一个月,那个时候的事,谁说的准呢?说不定去了更好的学校,也说不定发挥失常,高考落榜,都有可能。”

  五人同时叹了口气。

  明明还没出学校,几人已经开始成年人的发愁。

  焦虑充斥内心。

  越到最后,越是紧张的氛围,压得人喘不过气。

  难得出来吃顿饭,也是抱着改善心情,放松一下的心态来的。

  结果又绕回到高考的话题上。

  恰巧这时,路边驻足一个卖唱歌手。

  “哒……”

  吉他声响起。

  歌手开腔,

  唱的是1994年周华健老师的风雨无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