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起来,陈文瀚如常去晨跑锻炼。

  强身健体贵在坚持。

  年轻时身体素质的重要性不显,中年后差距就出来了,各种疾病纷至而来。

  陈文瀚的一个商业伙伴,是个富二代,年轻不注意天天胡吃海塞,四十岁后,被糖尿病、高尿酸折磨的苦不堪言,虽然有钱治病,但病根是落下了,难以根除。

  有先例在,陈文瀚对健康看的极重。

  这几天会拉着陈瑶一起锻炼,还教了一套健身操给她。

  “你有病吧,自己找罪受还带上我。”

  陈瑶嫌累。

  “那你去跟妈说。”

  陈瑶焉了。

  就是哥哥坚持晨跑被王丽文看在眼中,才让她每天跟着一起跑,让陈文瀚监督。

  陈瑶不敢违抗母命,只能跟着了。

  倒也不是没反抗过,陈瑶据理力争:“我不要跑,温度那么高,跑一圈身上黏唧唧的,热死了!”

  王丽文反驳:“跑步对你没坏处,你哥能跑你不能跑?我家瑶瑶啥时候娇贵成小公主了?也不看看你那身体素质,走个路都三步一喘五步一歇,才高一就近视三百度,天天戴个大眼镜框子你自己说好不好看?再戴下去就彻底摘不掉了,这你要跟文翰学一学,高三学习压力大都没把眼睛用坏,再看看你?哎呀,愁死个人。”

  陈瑶当然不愿意,还想说什么。

  陈文瀚提前道:“瑶瑶你也不想被同学说四眼仔吧?”

  这话戳到陈瑶的痛处。

  不论时代,总有爱以捉弄同学、欺压弱小、给同学起绰号的一群人。

  陈瑶就深受其害。

  后来实在忍不住,把这事告诉了陈文瀚,陈文瀚带着一帮朋友到一高堵门,为陈瑶出一口恶气。

  之后,陈瑶的同班同学都知道陈瑶有个哥哥,是二高的校霸,欺负她的人都不敢再造次,甚至百般讨好,期许能认识陈文瀚这位二高的“豪杰”。

  这也只是表面上,背地里他们还用四眼仔称呼陈瑶,甚至说没有哥哥她啥也不是,没当面听到但这些事陈瑶都知道。

  她要改变!

  陈文瀚一跑步,她就跟来了。

  但,空口白话的决心和付出行动相比,空话明显更容易。

  陈瑶差点没坚持下去,没跑一公里,就捂住胸口喊疼。

  陈文瀚只能不断地激励她。

  如此,陈瑶坚持了一周,晨跑逐渐变成一种习惯。

  跑完步,蹲在马路牙子歇了会儿,陈文瀚带着陈瑶去吃早餐。

  陈文瀚喝胡辣汤,陈瑶不喜欢辣,要了碗甜豆腐脑。

  兄妹二人吃着,一个穿西装打领结的房产中介找上门,牛老板热情相待。

  听意思,是老板打算卖掉店铺。

  陈文瀚上前打断:“牛叔你这店好好的,怎么不打算开了?”

  陈文瀚也是熟人,牛房孝道:“是这样的,小陈你也知道,牛叔两个女儿都嫁外地去了,家里现在就牛叔自己一个,牛叔老了忙不动了,就打断卖掉店铺拿点养老钱,去外地带带外孙,提前退休养老了。”

  “牛叔很着急卖店?”

  “倒也不着急,八月底之前卖掉就行,这不联系中介看看有没有人愿意盘我的店。”

  “牛叔期望的价格是多少?”

  “十八万吧,胡辣汤酱香饼包教会。”

  “咳咳……”

  房产中介咳了咳,意思是你话太多了。

  陈文瀚哪管中介,这店他早中意了,能和牛叔达成协议,就不用过中介的手多付一笔中介费了。

  他到:“牛叔要不你再等等?”

  陈文瀚看了眼中介手中的合同:“我爸和我妈最近想盘家店做做生意来着。”

  “这不好吧?”牛房孝看向中介,自己都联系人家来了,再鸽了人家说不过去。

  “牛大哥叫你小陈我也就托大叫你声小陈了。”房产中介道,“我这也来了,你不能让我白跑一趟不是?小陈你家大人真有想法,完全可以过咱家的手,过户一条龙,不会有太多中介费,你可以放心。”

  陈文瀚心中暗骂,放你的屁。

  两万块的中介费,能省则省。

  虽然这事不地道,但陈文瀚还是和中介聊了聊,之后从便利店拿了一条帝豪塞给他。

  中介没再说啥,带合同走了。

  中介赚的钱,基本都是公司的,提成实际没多少,这家店的位置又比较偏,买主不见得多,这位中介也是抱着多一单不多的想法来的,比起签合同,还是手中的烟有分量,陈文瀚也说了,真盘下这家店铺,他家给中介小哥一笔钱,绝对比中介公司的提成要高。

  这在行业属于常见,薅公司的羊毛,彼此都心照不宣了。

  中介小哥也乐的卖一个人情。

  店就在这,他也不怕老板换了,人跑了。

  小县城就这么大,干这一行的,谁不认识点人?

  谈妥后,陈文瀚又和牛房孝聊了聊,给他一个半月的时间,到时候带钱来。

  牛房孝提出见陈文瀚的父母一面,陈文瀚答应下来,但没打算现在告诉父母,等他有钱了,直接买下店,牛叔也没拒绝的道理。

  之所以这么做,陈文瀚有绝对的把握。

  《总裁大人爱上我》上架后的首订高达两千三,05年当之无愧的全网第一!

  后来,网站大肆宣传,如今的付费人数超过四千。

  才一周多,陈文瀚的稿酬收入高达到五位数,超过多数中产阶级。

  已经有出版社来洽谈出版,版权费将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后续每本书卖出,陈文瀚都能拿一小笔提成。

  如此算下来,存够二十万也不会太远。

  但按照陈文瀚的预计,出版图书从印刷到经销商卖出,需要最少一个月的周期,只要早餐店能在图书出版分成钱到账前不卖,陈文瀚就有机会盘下店铺。

  “哥你闹呢?这事咱咋给妈说。”

  陈瑶认为陈文瀚的无理取闹。

  爸妈啥时候有想法买店铺了?

  扯淡呢。

  她这个宝贝女儿都不知道。

  “这事不用你操心,你能做的就是别给爸妈说,等一个月我给爸妈个惊喜。”

  “惊喜?”陈瑶撇嘴道,“惊吓还差不多,真让妈知道,不把你腿打断我跟你姓。”

  “嘿,你个兔妮皮痒了是不是?”

  “滚啦,别捏我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