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类型的女孩有不同的相处方式。

  苏小小偏传统,当她的男朋友很多时候要主动一点,脸皮不厚是吃不到豆腐的。

  唐夭夭就不一样了。

  她性子大大咧咧,放后世妥妥的精神小妹。

  不用太重视她的性别,当兄弟处准没错。

  讲荤段子、开荤玩笑,她能比你还乐,感觉不过瘾还会讲两句更劲爆的补充补充。

  与唐夭夭的相处下来,陈文瀚只有一个感觉,很轻松。

  不用怕讲不对话影响两人的关系。

  唐夭夭说话从来都不过脑子,做事大大咧咧,为人也不斤斤计较,小事很难让她上心,小矛盾也不会往心里去。

  真正相处下来,陈文瀚感觉唐夭夭真的是个宝藏。

  为人直率,但在一些私密事上,她比谁都注重。

  陈文瀚说:“我有办法增乳,你要试试不?”

  唐夭夭会说:“有本事你来,老子把你蛋踢爆!”

  陈文瀚有所动作,她跑的比兔子快,就怕被占便宜。

  成为她的男友,完全可以放心。

  和唐夭夭扯皮一阵,铃声响起,第二场考英语。

  陈文瀚返回考场,还是上一场的监考老师没换人。

  卷子分发,陈文瀚简单扫了眼,没啥难度。

  他开始作答。

  大概过去二十分钟,陈文瀚写到最后一题英语作文。

  这时,一个小纸团隔空抛到自己桌上。

  陈文瀚往后瞄了眼,冯郎双手合十做出摆脱的姿势。

  一个班的同学考试被打乱,但陈文瀚和冯郎的考场都在一起,两人的座位就隔了一条走廊的对角。

  陈文瀚本不想写的,但还是往纸条上填了所有选择题的答案。

  趁监考老师不注意,小抄揉成纸团,精准计算抛物线,写有答案的纸条落在冯郎的凳子下。

  仍偏了。

  冯郎:“!!!”

  陈文瀚回个你看着办的眼神。

  又花了十分钟写作文,陈文瀚提前交卷,出教室门的时候,他回头看了眼冯郎。

  考场有两位监考老师,一位在讲台坐着,另一位一直在冯郎旁边转悠。

  小抄在冯郎的脚下踩着,他没时间捡。

  冯郎在心中骂了监考老师不知多少遍。

  监考老师见冯郎一直不往卷子写答案,提醒道:“考试时间过去一半了,大家认真作答。”

  “不要在一道题上浪费时间,先把所有会做的题做完。”

  冯郎也就半桶水晃荡的本事,卷子发下来会写的写完,又从前往后蒙了二十道选择题,看着像做过那么回事,就一直等陈文瀚给他传答案。

  这会儿,答案在他脚下,他不敢拿啊!

  监考老师看着他,他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蒙。

  等监考老师走后,他手腕不小心抽筋,弯腰捡了个笔,小抄稳稳攥在手中。

   ACCBD……

  冯郎快速作答。

  答案C是万金油ABD都能改,蒙题的时候,冯郎也是蒙C最多,现在轻松就能改为正确答案。

  样子怪是怪了点,它对啊!

  抄的正得劲,一支大手进入视线:“拿过来。”

  点背,今栽了!

  考试结束,冯郎组织去校外的路边摊吃饭。

  陈文瀚和唐夭夭欣然赴约。

  苏小小知道通行的有陈文瀚和唐夭夭,说什么也不肯去,赵晴劝好久才把她拉过去。

  路上,苏小小生闷气:“就这一次。”

  “一次?”赵晴调侃道,“你不喜欢陈文瀚了,你不跟着点,不怕他被唐夭夭拐跑啊?”

  “跟着又能怎么样?他都和唐夭夭那个狐狸精谈朋友了。”苏小小也是委屈,不管怎么说,她才是最先的那个,青梅竹马在一起不是很正常吗?陈文瀚放着他不追,跑去跟那个坏女孩谈朋友,上课腻歪在一起,看着就恶心!

  苏小小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在意陈文瀚的。

  之前还不明显,自从陈文瀚追求唐夭夭成功后,每节课她都会回头猫一眼,不是说悄悄话就是在课桌下拉拉扯扯,鸡皮疙瘩都要掉一地了。

  十八岁,是要努力拼搏的年纪!

  给曾经的自己递交一份合格的答卷,才能不枉此生。

  父母是这样教育的,苏小小也是这么想的。

  过去,陈文瀚学习不好,苏小小也不觉得有什么,就算高考的分数不理想也可惜选择复读啊。

  除非自暴自弃,只要观念转变成绩再差的学渣也能当上学霸。

  现在,陈文瀚的学习成绩一鸣惊人,苏小小真的对他刮目相看。

  才几天?

  不专心致志的学习就罢了,还去谈朋友,看你二模吃多少分。

  后悔去吧。

  赵晴道:“小小你这么想就不对了,你和陈文瀚青梅竹马,唐夭夭哪能比得了?她的成绩这么差,高考后去大学报道,陈文瀚和唐夭夭不在一个学校,才谈了两个月的感情能持续多久?你有机会的。”

  赵晴这么说,也只是为了安抚苏小小,希望她能乐观点,不要成天愁眉苦脸的。

  苏小小误解了她的意思,点头道:“对哦!”

  唐夭夭怎么能和她比?

  只要自己和陈文瀚考上一所大学,近水楼台先得月,自己才是最后的赢家。

  苏小小的心情好了不少。

  但,面对陈文瀚和唐夭夭,她还是没有好脸色,一起吃饭的时候也冷着脸。

  陈文瀚想和她搭话,苏小小衣服爱答不理的样子。

  赵晴道:“别搭理她,她这两天都这样,过几天就好了。”

  陈文瀚点了点头,不再和苏小小搭腔。

  冯郎点了份炒面,边吃边诉苦,他二模要玩完。

  小抄被老师抓到,当场被判了零分。

  不抄还能有个二三十分,现在可好,直接成零分了。

  他家里知道,一定要削他一顿。

  陈文瀚道:“二模而已又不是高考,你现在开始努力,再追赶一个月,还是有可能的。”

  冯郎动摇,到了最后,他也感觉到紧张,他也想学好。

  “瀚哥,帮我!”

  “一定!”

  饭吃完,赵晴说要再回学校复习一会儿,拉着苏小小先走一步。

  冯郎想趁中午午休的空隙去网吧玩会游戏。

  陈文瀚道:“你再这样,高考落榜,你这辈子都完了。”

  话严重了,却是良言。

  冯郎点头道:“草,学他妈的。”

  唐夭夭也想趁午休的时间多看会儿书,陈文瀚带着他找了家奶茶店一起喝奶茶。

  “中午才多长时间,放轻松。”

  “你要相信自己这段时间的学习成果。”

  “嗯。”唐夭夭捧着陈文瀚为她点的珍珠奶茶,“借你吉言,先祝我这次二模能突破四百分!也祝你能保持住测验的成绩,还是全校第一,干杯!”

  “干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