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俩面面相觑。

  做父母的都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但那都讲究循序渐进、有迹可查,前几天,爆出来儿子不是学渣,成绩在年纪都是前排,两夫妻高兴的一夜睡不着觉。

  第二天工作,都要和同事领导吹嘘。

  自家儿子有出息了!

  现在,陈文瀚当着两人的面,不吭不响的撂桌子上十几万块钱,陈建国和王丽文一时间不能接受。

  自家儿子不能干啥违法乱纪的事情了吧?

  他们知道陈文瀚的品性,做不出这种事来。

  但……中彩票的几率也太小了。

  这钱,哪来的?

  夫妻俩奋斗大半辈子,也就存出来小县城的一套房。

  陈文瀚呢?

  “文瀚,你这钱……哪来的?”

  王丽文的声音都发颤。

  陈建国也咽了咽唾沫,他之所以想投资理财产品,不就是想要多存点钱吗?差点被那群王八羔子给骗了,半辈子的积蓄都倒腾进去。

  “文瀚,咱家都是守法遵纪的,犯法的事情可不能干啊。”

  陈建国战战兢兢的说,刚从警察局出来,他还心有余悸,心肝都发颤。

  挖坑给他跳的诈骗团伙,这次也就骗了二十多个人,一人万把块,也就将将一套房。

  听警察聊天,主犯的几个人,恐怕要在局子蹲小半辈子了。

  陈文瀚想着说:“尽管放心,都是辛辛苦苦挣来的,违法犯忌的事咱也不敢做。”

  把父母喊道房间,陈文瀚出示了自己的作者后台。

  每一笔钱的来路都清清楚楚,包括版权费卖出的十二万,也是先走网站的账户,之后才转给陈文瀚的,都交了税的。

  夫妻久久说不出话来。

  他们奋斗半辈子是为了啥?

  不就是图给儿子挣一套房,未来好娶媳妇。

  现在,儿子都有这么多的钱,他们还操劳个屁啊。

  直接退休就行了。

  当父母就是这样,子女在上学期间,时刻会叮嘱好好学习不能早恋,等他们从学校毕业,又开始操劳他们的婚事,女儿还好,暂时不太着急,要是个儿子,又要介绍相信,又要买车买房,能让人忙死。

   05年相亲,女方对男方的车房看的不如后世重。

  但为了儿子的将来,陈建国和王丽文还是能干就干,不肯浪费一点赚钱的机会。

  这么累死累活,才存几个钱?

  陈文瀚早甩他们八千里。

  “文瀚你这些天放学就回房间看电脑,就是为了写这个叫小说的,挣钱?”

  王丽文问。

  陈文瀚道:“对,也不算白浪费这么多时间,勉强挣了点小钱。”

  “嘿,你个兔崽子,变着法损老妈呢?你爸和我劳心费神的给你存钱,你偷偷摸摸比我们俩挣得都多,要不打算买店铺,你是不是都不打算和我们说?”

  陈文瀚道:“跟你们说了,这钱在我手里捂不热乎,不就到你们那儿了?”

  “爸妈,你们考虑考虑,这店买了稳赚不亏,有搞头!”

  “牛叔也和我说了,只要买下店铺,店里的胡辣汤配方包教会,真盘下店铺做生意,你们以后也能松闲一点,不用再像厂子上班那么累,有时候半夜都回不了家。”

  “考虑考虑?”

  “老陈,你怎么想的?”

  王丽文看陈建国,她属于新时代女性,敢想敢干的。

  不然,当初也不会不顾一家的反对,一定要买下小区这套房。

  陈文瀚的建议她也心动,但还是要老陈点头才行。

  陈建国内心忐忑,这不是闹着玩的,现在的日子也就累点,胜在踏实,厂子还买五险一金交社保,没有陈文瀚这一出,他可能选择在厂里干一辈子,直到退休为止。

  惊喜来的太突然,他一点准备都没有。

  他看着陈文瀚,不放心的问道:“这店真能赚钱?”

  陈文瀚翻个白眼:“你天天上班都从店门口走,你就不看看店门前有多少客户?而且,咱又不是花钱学技术,买下这个店铺不做生意也能稳赚不赔,何况人牛叔开这店多少年了,口碑都积攒下来,特别在我们学生和附近几个工地工人这一块,上学上班都想去喝一碗热乎的胡辣汤,现在还是夏天,等冬天生意更火爆!”

  “孩子他妈,你是有想法的,这毕竟不是小事,这家店下来,咱这些年的存款都要搭进去,当年买小区房听的是你的,这次你做做主,听不听文瀚的?”

  陈建国也意动,但他心里没谱。

  直觉告诉他,这事能成!

  常年的小富即安,厂子里的重复生活又磨平他的棱角,让他在这事上拿捏不住。

  习惯了这种生活,就怕遇到改变。

  “你要不开口,我就点头喽。”王丽文十分赞成陈文瀚的,她早厌倦了日复一日的生活,家里但凡有点积蓄,早就鼓动陈建国做生意自己当老板去,成天搁厂子给人家打工算个啥,做再久的工拿的也是死工资,厂子也不是自己家的。

  “你决定吧。”

  陈建国是决定放手了。

  “行!”王丽文转头看向陈文瀚,“文瀚这次妈听你的,不过买不买这个店,妈还待观察观察,真要能赚钱,这店咱就买了!”

  转头,王丽文拍了陈建国肩膀一下:“你给厂里请三天假,这几天陪我在店外看看,咱心里先有个谱。”

  “那么麻烦啊。”

  王丽文拧了他肉一把:“你是当家的,这么大个事你就撂挑子让我一个妇道人家去做?你好歹陪着我啊!”

  “陪陪陪,这就给领导打电话请假。”

  拨号,没拨通。

  “嘿,上次才冲五十块钱,这才几个月啊,花费就没了,真黑!”

   05年不用流量,三大运营商办卡都送免费通话时间,一个月可能才几块钱话费。

  陈文瀚把自己的摩托罗拉从兜里掏出来,递给陈建国。

  “爸,用我手机。”

  “摩托罗拉,这手机我见领导用过,大几千块钱呢。兔崽子,有钱也不带你这么造的啊!”

  “大钱都是挣出来的,不是攒出来的,这才哪跟哪。”

  陈文瀚先给家人打一记预防针。

  免得将来他做生意挣大钱的时候,心脏受不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