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后,青梅竹马缠上我 > 36、谈婚论嫁
     苏小小表面上看属于生人勿进的类型,陌生人搭话她都不带理的。

  真的熟络会发现,她真的能聊天,也很会聊天。

  天南地北的家国大事,五千年历史源远流长,都能和你说两句。

  陈文瀚实在感觉没意思,就一直点对“嗯”“对”“不错”。

  看出陈文瀚的敷衍,苏小小改变话题,说自己学习上遇到了问题。

  “不能吧小小?你就没跌出过年级前十,你能遇到学习的问题?换夭夭来说我还信一点。”

  “你别不信,还不是因为你。”苏小小道,“你每天上课和唐夭夭腻腻歪歪,我都看的一清二楚,影响我学习。”

  “这次二模,我都掉到年纪第三了,谁的问题?”

  “……”

  这都能赖上自己?

  抱怨归抱怨,苏小小也想知道陈文瀚心中的想法,问道:“陈文瀚你喜欢过我没有?”

  突然的一句话,让陈文瀚不知如何回答。

  “点头或者摇头,说实话!”

  苏小小用一种命令的语气。

  陈文瀚点点头。

  摸着良心说,他是喜欢苏小小的。

  固然婚后生活麻烦不断,苏小小对他的爱却是不加掩饰的。

  烦肯定是烦。

  和苏小小一起生活,估计没有几个人受得了。

  每天都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争执。

  苏小小甜甜一笑,晃了晃手中的塑料袋:“我买了鱼和虾,你中午来我家吃饭吧?”

  小时候,陈文瀚经常去苏小小家蹭饭。

  高中基本不去了,要脸了。

  “下次吧,我中午约了夭夭。”

  “你们玩的愉快。”

  苏小小脸塌下来,语气咬字极重。

  中午,陈文瀚在唐夭夭家的楼下等待。

  唐夭夭隔着窗户看见陈文瀚的身影,在五楼招手:“陈文瀚。”

  陈文瀚做了个快下来的手势。

  唐夭夭兴冲冲准备出门。

  “妈我出去玩了。”

  包饺子的毛静槐道:“饺子包好了,吃完饭再出去玩。”

  “够不够啊?陈文瀚饭量很大的。”

  “再包就是了,怕你小男友饿着啊?”

  “哎呀,妈。”

  “行了去吧,我也要当面感谢陈文瀚才是,多亏了他这段时间在学习上对你的帮助,你才能进步飞快。”

  “我去拉他上来。”

  说着,唐夭夭飞快跑下楼。

  得知毛静槐邀请自己去家里吃饺子,陈文瀚推脱道:“吃饭就算了,我下午再来。”

  陈文瀚准备跑路。

  今天什么日子,一个二个都邀请自己去家里吃饭。

  苏家还能放得开一点,去唐夭夭家,陈文瀚想想就坐如针毡。

  自己拱了毛静槐的女儿,不对,是毛静槐的女儿拱了二高的新晋校草、品学兼优的学霸陈文瀚,全校传开了。

  考场动手打人,纵观二高建校多年历史,独一份!

  无数女生把陈文瀚当成梦中情郎。

  为女生出头,太man了!

  也就在学生群体这么传,毛静槐眼中,自己就是拱了她女儿的那头猪,这么形容一点不为过。

  “哎呀婆婆妈妈的,让你在家里吃顿饭就怂了?给我出头那会儿的男子气跑哪去了。”唐夭夭抱住陈文瀚的手就往楼上拽,今天这饭非吃不可!

  陈文瀚熬不过她,跟着上了楼。

  毛静槐见了陈文瀚,笑道:“文瀚你先随便坐,饺子马上煮出来,你要好好尝尝,别的地方吃不到。”

  “我妈包的饺子可好吃,等会儿你多吃几个。”

  唐夭夭的手肘磕了磕陈文瀚。

  “我就爱吃饺子,饺子出锅,毛老师别嫌我饭量大才好。”

  毛静槐喜笑颜开:“管够。”

  “文瀚在家里你也别拘束,放开玩,就和自己家一样,学校里你喊我毛老师,在家叫我阿姨就行。”

  “毛……阿姨。”

  “行,好好玩吧,夭夭你带文瀚去你那屋玩会儿电脑,饺子马上就好。”

  “得嘞妈,走走走。”

  陈文瀚跟着进了唐夭夭的房间。

  没有特殊的布置,进门给人的感觉就是整洁有序。

  唐夭夭打开网页4399,问:“你玩啥?”

  陈文瀚不感兴趣,便问道:“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

  记忆中,唐夭夭的生日就在高考前后那几天。

  具体的日期记不清了,陈文瀚是想旁敲侧击的,转念一想,问毛静槐更加靠谱。

  便问唐夭夭想要什么礼物,不太贵,他都买得起。

  “没啥想要的。”唐夭夭随口一回。

  她一不化妆二不拜金,衣服也是普普通通,零花钱都够她花的了,能有什么想要的。

  陈文瀚哑然。

  这时,唐夭夭忽的想起了什么,隔空挥手:“来来来,你快过来。”

  “什么事?”

  “把你作者账号登上去,昨天有个人和我在书评区对骂,给老子气的,今天老子就禁言她!让她知道什么叫人心险恶。”

  “……”

  陈文瀚还是在电脑登录了作者后台。

  唐夭夭开心就好。

  不到二十分钟,毛静槐喊二人吃饭。

  这边,陈文瀚和唐夭夭在床上疯着玩,手差点摸进衣服得逞。

  扫兴。

  “就你还想吃老子豆腐,想得美!”

  唐夭夭拿枕头在陈文瀚身上锤了一下。

  推开门,一脸期待的说:“真香。”

  毛静槐再次喊道:“文瀚赶紧出来,饺子要趁热吃,凉了不好吃了。”

  南北方的饺子习俗不太一样。

  有人爱吃汤饺,也有人爱过水把饺子装盘,蘸酱吃。

  毛静槐家就是地地道道的汤饺。

  尝了一个,陈文瀚道:“毛阿姨包的饺子是真好吃,改天教教我做呗。”

  “行啊。”毛静槐道,“有空尽管来家里玩,阿姨教你包饺子。”

  一顿饭过的倒也平淡。

  唐夭夭吃完饭把碗放水池就喊陈文瀚出门玩。

  陈文瀚则是不慌不忙的连带把唐夭夭的碗给洗了。

  毛静槐在一边说:“放那吧文瀚,我来就行。”

  “没事阿姨,就两个碗。”

  唐夭夭嘚瑟的给母亲炫耀:“妈看到没,贤夫良父类型的。”

  毛静槐给她一脑壳,让她别乱说话。

  完事后,唐夭夭、陈文瀚出门。

  陈文瀚问:“想去哪里玩?”

  “游乐场吧?好长时间没去过了,还挺想的。

  路边招停一辆出租,打车到十公里外的游乐场,花了近二十块钱。

  唐夭夭从兜里掏出十块钱:“不白嫖你的,咱俩一人一半。”

  陈文瀚没接:“你以后要当我媳妇,还跟我算这些?我的不就是你的。”

  “去你的,要不要脸,咱俩才谈多长时间,你就想和老子谈婚论嫁了,拿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