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后,青梅竹马缠上我 > 42、你是我男人了
     唐夭夭想在外面兜风,陈文瀚顺她的意,骑着摩托在小县城转悠。

  途径一家奶茶店,唐夭夭要喝奶茶。

  “晚上吃甜食,你不怕胖啊?”

  “怕什么,反正有你养着,我现在是赖定你了,别想把我甩了。”

  摩托停在路边,拉着唐夭夭的手进店。

  “我要珍珠奶茶,你要啥?”

  陈文瀚道:“柠檬水吧。”

  “两位稍等。”

  店员去忙碌。

  这个时间,店里没啥客人。

  奶茶店即将关门,陈文瀚、唐夭夭是最后的客人。

  五分钟,奶茶做好。

  唐夭夭扎开奶茶,咬着吸管小口小口的喝,跟个仓鼠似的。

  “饿不饿,要不要吃宵夜?”

  陈文瀚问。

  来都来了,旁边就是小吃一条街,不差这点东西。

  “我不能吃太油腻的东西,算了吧。”

  就很奇怪,油腻的东西不能吃,奶茶糖分明明更高。

  陈文瀚有的时候也搞不懂女生。

  夜晚九点,小县城都没啥人,路上车也不多。

  “我送你回去?”

  太晚回家,毛静槐会担心,陈文瀚待时有这点担当的,就算要过夜,也等高考之后。

  “你再带我去坝上转悠转悠,我都多长时间没去过了。”

  “嗯。”

  唐夭夭说的坝是小县城外,三公里的一处蓄水坝,早几年水很多,陈文瀚经常来这边下河洗澡,近几年干涸,水都没几滴。

  五月底,在北方城市可能还穿着保暖衣,夏季没真正到来,小县城的空气已经席卷热浪,略显燥热。

  给家里装个空调吧。

  陈文瀚来了想法。

  每年夏天,家里都是靠摇头扇降温,陈瑶房间有个小吊扇,不顶用。

  写会儿作业,满身都是汗。

  太热了,就拿毛巾沾点水,挂到脖子上,治标不治本。

  这边出了奶茶店,店门口,陈文瀚见几个小屁孩把他的摩托围了起来。

  “真帅,我以后也要买一台。”

  “我买两个!给我爸爸一台。”

  “你们算啥,我回去就给我爸说给我买一台玩。”

  第三个发声的小孩,立马收获小伙伴羡慕的目光。

  陈文瀚感觉挺有意思。

  唐夭夭抱着陈文瀚的胳膊,“咯咯”的笑出声。

  “你笑啥?”

  唐夭夭道:“还是小孩好,无忧无虑的,等他们长大就知道钱不好来了。”

  陈文瀚点头认同。

  骑摩托的时候,孩子们的家长上前:“哥哥要骑摩托回家了,我们也要走了。”

  “不嘛,爸爸你把这台摩托买下来,我也想要!”

  一个熊孩子张口就问家长要礼物。

  孩子爸爸露出苦涩的笑。

  唐夭夭蹲下,给孩子说:“你要等长大自己买,不能什么东西都问爸爸要。”

  小孩儿也算听话:“等我长大挣钱了,要买好多好多台!爸爸妈妈还有我的好朋友们,人手一台,嘻嘻……”

  孩子父亲暗暗摇头,没有打击孩子的自信。

  父亲带孩子走了,一群孩子也做鸟兽散。

  在远处讨论大哥哥女友真漂亮,以后也要找这么标志的妞儿。

  童言无忌,听的唐夭夭脸红扑扑的。

  陈文瀚点火后,唐夭夭跨上后座,很自然的抱住陈文瀚的腰,身子紧紧贴着。

  不得不说,唐夭夭的熊真的平,贴上来没有波涛澎湃的柔软感觉,陈文瀚略微失望。

  恋爱中的女生都是人精,看表情就知道男友打什么坏心思。

  “你什么意思啊!老子还小,还在发育的……”

  这话说出来,唐夭夭自己都没什么底气。

  陈文瀚笑道:“我就喜欢小的。”

  “滚,”

  锤了陈文瀚肩膀一下,唐夭夭道:“赶紧开车。”

  路上没人,车都难见一辆。

  陈文瀚骑车摩托,车速不快但也不慢,耳畔能清晰的听到风刮过的回响。

  唐夭夭在陈文瀚身上紧紧贴着,不由回忆过去。

  小的时候,每次写作文有我的父亲、我的母亲……写家人的,或者感动的一件事,多数人可能都写过:

  深夜,我突然发了高烧,母亲被我吓坏,骑着自行车驮我到镇上的医院治疗。

  为了表达母爱,那一天准下漂泊大雨。

  子虚乌有的事,写的跟真的一样。

  其他人,唐夭夭不知道真假,但她,是真的经历过这种事。

  那年六年级,母亲在县城教书,为了方便就住在员工宿舍,不常回家。

  自小,唐夭夭是跟爷爷奶奶生活,一次爸爸难得放假回家一趟,童年的夭夭别提多开心。

  那一晚,唐夭夭莫名发烧了,爷爷奶奶都着急,想拿村里的土方子治疗。

  他爸抱着她,骑上家里链条生锈、夸夸作响的老旧自行车带她去五公里外的镇上找医生。

  出家门不远,天空开始打雷,大雨漂泊而下。

  他爸就把身上的皮衣脱下来,披在唐夭夭身上挡雨。

  唐夭夭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想起来这件事。

  但是,现在陈文瀚给她的感觉,真的和父亲一样。

  体格不大却很有强烈的安全感!

  那次考场为自己出头,起初,唐夭夭害怕急了。

  她担心陈文瀚因为自己,被学校开处分,她自己无所谓,但不想陈文瀚意气用事,丧失未来。

  好在,想象中的处罚没有发生,写份检讨后,也就不了了之。

  抱着陈文瀚,身子紧紧贴在陈文瀚的后辈,呼吸他身上的阳刚气,唐夭夭不由喊了声:“阿爸……”

  陈文瀚不清数唐夭夭心中所想,回了声:“哎,傻妮子,这话可不敢乱叫。”

  “陈文瀚,你咋不去死!”

  温馨回忆被这话打破,唐夭夭可劲在陈文瀚身上恰肉。

  “夭夭差不多得了,很疼的,小心把你甩飞了。”

  陈文瀚晃了两下车把手,摩托一阵颠簸,唐夭夭吓得抱紧陈文瀚,生怕被甩下去。

  陈文瀚拧动把手,提升车速。

  十分钟后,来到大坝。

  陈文瀚找地方停车,唐夭夭早早下车,小跑到三米来高的土坡上,两手合在嘴巴前,作喇叭状:“陈文瀚!”

  陈文瀚停好摩托回头。

  “你听好……”

  “老子认定你了,这辈子非你不嫁。”

  “现在通知你,你以后就是老子男人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