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后,青梅竹马缠上我 > 44、高考到来
  来人剃一个小寸头,长的中规中矩。

  他问出第一句话的时候,陈文瀚知道,他就是路人口中,那个追求陈瑶的王帅。

  陈文瀚感觉可笑,多大的小屁孩就学会早恋了。

  现在还一脸醋意。

  “我和瑶瑶什么关系,关你啥事?”

  “瑶瑶…”

  王帅攥紧拳头,仿佛被人抢了心爱的东西。

  “大瑶是不会喜欢你这种小混混的!等着瞧吧。”

  说完,王帅跑进了学校。

  小插曲过去。

  陈文瀚骑上摩托,准备去唐夭夭家送早餐。

  一个人出现挡住他的去路。

  “啊,小哥哥你摩托真酷!能带我去兜兜风不?”

  是个自来熟的妹子。

  她一米七左右的身高,把一高校服外套绑在腰上,露出里面的白色紧身短袖,白花花的肚子裸露在外,身材不错。

  踩一双增高小白鞋,显得特别的高挑,小脸有化妆品修饰的痕迹。

  给人的视觉冲击不小,但这不是一个学生该有的造型。

  “没空。”

  撂下一句话,陈文瀚骑摩托离开。

  “没意思。”

  原地跺了跺脚,女孩转身返回校园。

  陈文瀚在马路飞驰,脑海闪过回忆。

  前世,两人在郑大新人报道的时候见过面。

  之后,有过短暂的纠缠。

  样貌很熟悉,记不起叫啥名了。

  都不重要。

  十多分钟,陈文瀚来到唐夭夭家的小区。

  提着早餐上楼敲门。

  早就打过电话,唐夭夭知道陈文瀚会来,听到敲门声,急匆匆从床上弹起来去客厅开门。

  “你这也不像发高烧的样子啊。”

  陈文瀚见唐瑶瑶活蹦乱跳的,哪有病人的样子。

  “要不是给你开门,我才懒得爬起来。”

  唐夭夭撇了撇嘴,一副为了你,你却不领情的表情。

  “趁热吃,胡辣汤豆腐脑都有,要吃啥?”

  陈文瀚晃了晃手中的早餐。

  “豆腐脑吧…”唐夭夭的目光在胡辣汤停留,有点馋,“我最近不能吃辣。”

  “姨妈来了?”

  情侣之间,也没有不好意思的。

  唐瑶瑶“嗯”了声。

  六个包子炫完,唐夭夭钻回被窝,床头摆着数学习题册,虽然请假了,学习倒是没落下。

  收拾好垃圾,陈文瀚对唐夭夭道:“我先回学校了。”

  “别啊,你学习早就超标了,逃课吧,陪我一天,顺带给我补补课。”

  唐夭夭缠起陈文瀚。

  陈文瀚笑道:“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不怕我对你图谋不轨啊?”

  唐夭夭说:“不怕。”

  陈文瀚坚持离开,没有留下。

  真留下来,就不是给唐夭夭补课那么简单。

  只会害她分神。

  离开的时候,陈文瀚强行索吻,唐夭夭给予回应。

  这一次,夭夭没有抗拒。

  陈文瀚得偿舌吻。

  “你别走呗。”

  “再不走我就迟到了。”

  “那…行吧,你中午再来看我。”

  “好。”

  “拉钩!”

  “多大人了,跟个小屁孩一样。”

  “草!陈文瀚你给老子有多远滚多远。”

   这次,味儿对了。

  中午,陈文瀚来看唐夭夭。

  毛静槐在家,陈文瀚没敢乱来,也不亏,蹭了顿饭。

  日子真的过得很快,眨眼即逝。

  唐夭夭第一天发烧,第二天就活蹦乱跳回了班级,老师提问,次次第一个举手发言,进步神速。

  刘海忠在课堂夸奖唐夭夭,让大家都要向唐夭夭的拼劲学习,给夭夭乐的,给陈文瀚炫耀两天,让陈文瀚别再懒散了,向她看齐。

  陈文瀚每次都用一句话噎回去:“你成绩没我好。”

  唐夭夭焉了。

  陈文瀚这讨不到便宜,从冯郎和赵晴那,唐夭夭感受到了炫耀的目光。

  大家都在学习,但每个人的进步速度是不一样的。

  苏小小稳定发挥。

  赵晴一点知识点不敢落,但成绩一直原地踏步,稍微进步一点,下一次又原形毕露。

  现在的唐夭夭,考试成绩已经能和赵晴并齐。

  冯郎就差的远了,总分勉强突破三百,这让他更加懊悔,早点干嘛去了。

  然,时间不等人,世界也没有后悔药。

  这一次高考,没有奇迹的话,冯郎的人生轨迹注定和前世相同。

  偏偏,陈文瀚是个bug。

  高考前两个星期,他把记忆中的高考题目,让冯郎和唐夭夭背诵。

  冯郎不以为然:“你押题能比过老师?”

  “你记不记吧?”

  冯郎几次张口,都没说话,默默把陈文瀚押的高考题背下。

  这些题中,涵盖数学题型、语文的古文作文、英语小短文……等等。

  为了显得不那么巧合,陈文瀚又加了一些别的题进去。

  当然,陈文瀚就算有重生自带的记忆强化加持,也不可能百分百把前世考卷内容照搬下来,只能挑记得的写。

  饶是如此,高考稳拿二百分绝对不难。

  陈文瀚只给了冯郎和唐夭夭两个人。

  一个是兄弟,一个是女朋友。

  至于苏小小和赵晴。

  苏小小不需要,稳定发挥就是重本。

  陈文瀚和赵晴不熟,没考虑她。

  但唐夭夭和赵晴处成了闺蜜,把陈文瀚的那些题拿给赵晴看,知道后,陈文瀚也没说什么。

  只是叮嘱,你们知道就行,别给其他人。

  唐夭夭拍胸脯保证,看上去没一点含金量。

  家庭方面。

  王丽文三天出师,接管早餐店,牛房孝也提前退休,去外地带外孙了。

  早餐店沿用牛老头胡辣汤的招牌,听陈文瀚的建议,王丽文将之注册成商标。

  每天来客络绎不绝,见牛房孝不在,会问一句:“牛叔咋没在店里?”

  王丽文会回:“师傅他去外地带孩子了,现在店里是我和丈夫看着。”

  没人知道,牛老头胡辣汤店已经转卖。

  王丽文也乐的借牛房孝的名头拉生意。

  这种情况也就是一开始有。

  时间一长,客人们也习惯王丽文和陈建国管理的早餐店,熟客来了不再喊牛叔,而是说一声:“王姐,来碗胡辣汤。”

  王丽文会乐呵呵的回:“好嘞,马上来。”

  等关门算账的时候。

  王丽文发现,早餐店一天的营收,比两夫妻在厂子干一天挣的还多,更坚定当初的想法,会在一家人吃饭的时候,当着老陈和陈瑶的面夸陈文瀚。

  时间飞逝,日月如梭。

  半个月时间,眨眼即过。

  所有高三学生翘首以盼,能改变人生命运的高考——到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