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后,青梅竹马缠上我 > 53、嗯……啊~
    

  “钱都被骗子骗了,木的钱了。”

  黄思雨弱弱的说,小手攥着衣角。

  陈文瀚:“你可以报警处理。”

  “没有用。”黄思雨摇了摇头,“骗子不承认。”

  那就是钱拿不回来了。

  陈文瀚暗叹,这妮子和他一般年纪,社会阅历是真的浅。

  好端端的就被骗了。

  或许是陈文瀚救下了她,对陈文瀚比较信任。

  黄思雨没有丝毫保留,吐露她的故事。

  她是农村的孩子,家里种地为生,父母供应不起她的学费,黄思雨辍学了。

  高一辍学,在家务两年农。

  上周,一直在城市打拼的表哥回家了,表哥给黄思雨的父母讲,种地没前途,现在大城市的老板很多,在他们的厂子做工,一个月有两千块工资哩!

  黄思雨父母一听,起了念头。

  就让黄思雨来大城市闯一闯,等赚了钱,给家里补贴点用度。

  黄思雨是个乖乖女,带上父母给的五百块钱路费,坐上火车出发了,这是她第一次离家。

  平时基本不与人交流,黄思雨的心智还保留在学生时期,以为人都是和蔼可靠的。

  刚下火车,就碰到有人给厂子招工。

  “管吃管住,一个月一千八百块钱。”

  那人这么说。

  黄思雨心动。

  把身份证件以及三百的报名费给了对方。

  等了一天,也没见消息传来。

  黄思雨这才反应,是遇到骗子了。

  她忙报警,警察叔叔帮她要回了身份证件,可被骗的钱,打了水漂。

  身上只有几十块,黄思雨就在郑市流浪。

  没地方住,就找个能遮风避雨的天桥,凑合着过。

  这几天,黄思雨也找了几个工。

  厂子看她瘦小,干不了多少活,不收。

  好不容易找个小饭店,黄思雨手脚笨,第一天就摔好几个盘子。

  给老板娘气的,第一天就把她解雇了。

  黄思雨也感觉自己笨,毛手毛脚的,啥事都做不好。

  人家问,她会啥。

  黄思雨支支吾吾,只说会种花生掰苞米,放羊喂牛。

  给对面气的。

  今天,身上最后一点钱也没了,看酒吧门口有招工,黄思雨就寻思进去问问。

  见到老板的第一面,老板就问了一个问题。

  “能玩能草?”

  黄思雨不是傻白甜,知道对方的意思。

  娘亲给她普及过这方面的知识,说大城市坏人多,一定要提防。

  于是,黄思雨就逃似的出来了。

  刚出酒吧,就被两个醉酒的男人拖住,不是遇到陈文瀚,黄思雨真的不知该怎么办了。

  黄思雨不怕吃苦,但出来这么多天,都没正经工作,她不知如何是好。

  出了警局,她就漫无目的的跟着救了她的男孩。

  黄思雨也知道这样做不对,但她居无定所,实在不知道去哪里好。

  之所以跟着陈文瀚,是她知道,对方是好人,跟在后面,能稍稍提升她心中的安全感。

  听了黄思雨的故事,陈文瀚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那就好人做到底,叹了口气,陈文瀚从钱包拿了两百块塞给黄思雨。

  “你拿钱去车站,买最近的车票,先回家吧。”

  黄思雨没收,眼泪不争气的往下掉。

  陈文瀚都懵了。

  “又怎么了?”

  “我…不,不敢回,娘和阿爸会打我的。”

  “那怎么办?你还能一直跟着我不成?”

  “我……不知道。”

  “……”

  陈文瀚都无语了。

  他自己的事没办完,捡了个姑娘。

  动漫照进现实?

  重生,路边捡个妹子?

  陈文瀚脑瓜嗡嗡的。

  不远有家民宿,陈文瀚就让黄思雨跟着他,先开两间房,总要有个住的地方。

  前台小妹见一男一女进来,就会心一笑,朝陈文瀚挑了挑眉,懂的!

  “抱歉啊,只剩一间房了,是大床,挤一挤够睡的。”

  黄思雨慌的往后退了两步。

  陈文瀚道:“我们不是情侣,她是我表妹。”

  前台道:“抱歉啊,麻烦两位出示一下身份证。”

  两间房都在二楼,对门。

  上楼后,陈文瀚对黄思雨道:“你先休息吧。”

  之后,刷卡进了自己房间。

  房间设施一应俱全,陈文瀚冲了个澡。

  之后站在窗边,思考方向。

  河师大对面有间百平的商品房出租,简单装修,可以考虑,做奶茶店不错。

  商业街,有一间网吧转卖,电脑设备打包门店房捆绑售卖。

  店内有装修,入手就能开业。

  四十八万!

  手里钱不够,小说完本后依旧有持续收益,等这个月稿费发放,陈文瀚可以入手。

  但周期太长,一个月过去,这家网吧可能就是别人的了。

  陈文瀚也纠结,要不要接手。

  长期来看,大学城会在十年间时过境迁,高速发展,有间门面房铁定不亏。

  十年过去,大学城附近的房价能轻松突破六位数。

  那件网吧还是在豪华地段,只会更贵!

  但短期看,网吧收入低,回本周期长,还不如陈文瀚再写一本书来钱快。

  陈文瀚也纠结。

  “咚咚——”

  房门被敲响,陈文瀚开门,是黄思雨。

  “怎么了?”

  “谢……谢谢你救了我,还给我开房住,我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就去楼下买了烟。”

  黄思雨从口袋里拿出一盒炫赫门。

  她说烟有好多种类,不知道怎么选,老板给推荐了这款,买的人很多。

  黄思雨的好意,陈文瀚接了。

  “谢谢。”

  “不用……应该的。”

  警局的时候,陈文华给陈文瀚递烟,陈文瀚抽了。

  应该是看到这一幕,黄思雨认为自己抽烟,才去给自己买。

  实际上,陈文瀚已经戒烟,他很少抽这玩意。

  “进来坐会吧。”

  黄思雨本打算回自己房间的,陈文瀚让去里面坐会儿,她想着,恩人不会对她图谋不轨的,“嗯”一声,跟着走了进去。

  “网吧知道吗?”

  “嗯……”黄思雨点头,“前天下雨,我没有住的地方,就在网吧包一台机子,在里面睡,好贵的。”

  陈文瀚哑然。

  人家去网吧是玩游戏,这孩子是进去睡觉。

  明明黄思雨和自己同辈,甚至比陈文瀚大上两岁,可这涉世未深的样子,一直让陈文瀚认为她是个小姑娘。

  陈文瀚道:“我要开家网吧,你要不要来工作?”

  “嗯……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