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文瀚在郑市一周时间,每天都会和唐夭夭通电话。

  两人因苏小小闹出的幺蛾子得以缓和。

  今天到家,陈文瀚和黄思雨通过电话后,唐夭夭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你回了吧?”

  “嗯,刚到家。”

  “出来走走?”

  “好。”

  两人约定在赵河见面。

  赵河是一条东西向贯穿小县城的大河支流,为了城市建设,河道两岸做了绿化和走道,风景还算优美。

  陈文瀚到的时候,唐夭夭坐在石椅上等他。

  看的出,唐夭夭为了见面,特地做了装扮。

  往日的她,休闲衫牛仔裤的装扮一成不变,整个人往“帅”靠拢。

  今天特地穿了女生的白色连衣裙,搭配一顶米白色的圆帽,难得在唐夭夭身上见到点女人味。

  陈文瀚还有点不适应。

  陈文瀚看到唐夭夭,唐夭夭还没有发现他。

  孤零零坐在石椅上,两脚悬在空中,白色帆布鞋一下碰在一起,一下又分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事情。

  陈文瀚走近,打了声招呼:“夭夭。”

  “嗯……”唐夭夭抬头,神色略显慌乱,快速镇定下后道,“你来了。”

  “那走走?”

  “嗯,走走。”

  唐夭夭站起身子,错开陈文瀚,独自走在前民。

  陈文瀚跟在唐夭夭身后。

  他没说话,在等后者开口。

  唐夭夭约他出来,一定瘪了一肚子话。

  唐夭夭这会儿心里也紧张死了。

  自己装扮好不好看?

  陈文瀚有没有心动?

  他喜不喜欢这一身?

  陈文瀚不知道,唐夭夭满心欢喜的等待,只为他见到的第一眼会夸她一句。

  唐夭夭只等到一句“走一走?”。

  你夸我一句,我再说谢谢你喜欢的就好,话题不就打开了?!

  以前在一起,陈文瀚也挺会的!

  现在这么木讷了?

  他还因为上次的事在生气吗?

  唐夭夭闪过无数想法。

  当时,从KTV出来,唐夭夭心中就是不舒服,苏小小你算啥啊?当着老子面挥锄头、抢男人?

  陈文瀚没有当场拒绝,唐夭夭就说了些气话,更是冷着脸给陈文瀚说咱们去宾馆、各爽各,以后再也不见。

  那时候,她后悔死了。

  祸从口出啊。

  唐夭夭是那种一条路走到死的性格。

  话出口,她就没有收回的道理。

  所以,说出那句话,她就冷着脸等陈文瀚的回应。

  唐夭夭真怕,怕陈文瀚也一气之下拉着她去开了房。

  如果那样……她大概不会拒绝。

  可两人之后应该怎么相处?

  好在,陈文瀚让她冷静一段时间,送她回了家。

  回过头来,唐夭夭无比的庆幸。

  之后,陈文瀚打电话说他去郑市几天,自己也只是冷冷的回了声知道了。

  内心,其实无比想要和陈文瀚一起去。

  每个月姨妈来的几天,自己都没这么暴躁。

  打心眼,唐夭夭是瞧不起苏小小的,有什么大不了的?可她又怕,怕陈文瀚真的跟着苏小小跑了。

  这才翻了醋坛子。

  这一星期,唐夭夭都在想这件事。

  她是了解陈文瀚的,应该给予陈文瀚信任,而不是无理取闹!

  正是想通了这一点,唐夭夭才在陈文瀚回家,赶紧约陈文瀚出来缓和关系。

  矛盾一直在,天知道哪个狐狸精趁此机会来偷他的陈文瀚。

  一直僵持着不能解决问题,唐夭夭就跳过话题,询问起陈文瀚的近况。

  陈文瀚如实告知。

  从遇到黄思雨,到买下网吧,更名群星,事无巨细的与唐夭夭说。

  唐夭夭撇了撇嘴:“你桃花运还真是好。”

  陈文瀚道:“只是看人姑娘可怜,我又缺人手,就顺手拉一把,你可别又吃醋了。”

  唐夭夭脸色一红:“没。”

  这还真没有隐瞒的必要,等高考成绩下放,填了录取志愿,去大学报道的时候,唐夭夭总要和黄思雨遇上的,解释清没一点坏处。

  虽说黄思雨长的不差,但陈文瀚真没别的想法,不然他和贪图黄思雨身子的酒吧老板有啥区别?

  又不是精虫上脑。

  不管是重生前还是重生后,陈文瀚都没想过背叛现任,表面恩恩爱爱,背地偷吃野花。

  不是说现在没有钱。

  就是在重生前,参加各种酒会,陈文瀚功成名就,身边不乏姑娘倒贴,装晕往他身上靠,陈文瀚都拒绝了。

  因为,小小在家里等着他。

  离婚前的那一天晚上,陈文瀚脖子上的草莓印,也是个意外。

   KTV几个老总朋友都在唱歌,叫来作陪的妹子见陈文瀚人帅多金,趁着陈文瀚酒劲上头,往他身上贴,一边说热一边扒陈文瀚的衣服,脸都凑上来啃陈文瀚的脖子了。

  如果愿意,陈文瀚完全能带出去开房,一晚上不回家又有什么?

  旁边的朋友都在调笑:“陈总,要不你就从了吧。”

  陈文瀚用仅存的清醒离开了KTV,请了代驾回家。

  结果呢?

  苏小小一点不信任他,说他出去鬼混。

  这让陈文瀚难以接受。

  他早出晚归是为了啥?不要以为身价过亿的人都很清闲,到了这个圈子,每天都是名利场,难以推脱。

  偏偏,苏小小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

  互不理解,才是两人离婚的重要因素!

  其实,陈文瀚也没啥恋爱经验。

  不然,他也不会在这个场合,提出黄思雨这么一个异性来,唐夭夭嘴上不说,心里就很吃味。

  与苏小小恋爱到结婚,那是两人互有好感,陈文瀚不需要会什么恋爱技巧。

  而与唐夭夭,陈文瀚完全就是从头学起了,纯纯的恋爱小白。

  “陈文瀚……”

  “嗯?”

  “我喜欢你……呼……上次的事是我不对,我着急过头,失去了理智才会那样,原谅我,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我们从头再来,我会改正我的错误。”

  “说啥呢,都过去了。”

  陈文瀚牵住唐夭夭的手,十指相扣。

  唐夭夭长吐一口气,道:“这次我明白一个道理,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就是信任!如果没有信任,会爆发很多种矛盾,我不会再像上次那样了,我相信你陈文瀚,往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再无理取闹了,我知道,你一定会解释给我听的,对吗?”

  陈文瀚握紧唐夭夭的手掌,郑重道。

  “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